舟山市已婚育龄群众生育意愿调查研究

作者:徐良波 夏前峰 杨亚儿


    为了解舟山市已婚育龄群众生育意愿,分析影响舟山市已婚育龄群众生育意愿的相关因素,2014年6-7月课题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生育意愿调查。现将有关情况分析如下:
    一、调查范围和调查对象
    此次调查覆盖全市4个县区35个乡镇(街道)200多个社区,调查对象为“双方或一方为本市户籍且女方年龄在20-45周岁的已婚育龄群众”。共发放问卷8400份,回收8400份,其中有效问卷8332份,有效率99.0%。为保证调查的全面性、科学性,调查样本中不同性别、年龄、户籍性质、职业、教育状况、收入状况均有不同的样本分布(见表1)。
    二、调查内容分析
    (一)“生育两个子女”是舟山市育龄群众的主流理想生育数
    8332个被调查者中,认为“一个家庭最理想子女应该是2个”的占76.0%,“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太少”的占74.5%,理想生育数平均值为1.78个,说明“一个家庭两个孩子正好”已普遍存在于舟山已婚育龄群众观念之中。在调查中,被调查者的政策允许生育数平均值是1.59个,政策允许生育数只达到理想生育数的89.3%,说明生育政策与人们理想生育数还有一些距离。
     不同的被调查群体理想生育数不同,其中,理想生育数最高的是研究生组(2.03%)、家庭年收入20万以上组(1.84%)、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1.82%),最低的是渔民(1.73%)、家庭年收入5万以下组(1.73%)、高中及以下组(1.75%)。调查显示,教育程度、家庭收入、职业对理想生育数影响最大,表现为教育程度越高、家庭收入越高、职业越稳定,理想生育数也越多;婚姻状况、年龄对理想生育数有影响但影响不大;性别、户籍性质、是否独生子女、是否流动人口基本不影响理想生育数(见表2)。
    (二)实际生育子女数少,整体生育水平低下
    被调查者中生育1个子女的占87.01%,表明舟山市已婚育龄群众家庭绝大多数是独生子女家庭。实际生育子女数平均值为0.96个,远低于1.59个的政策允许生育数,更低于1.78的理想生育数,表明舟山市整体生育水平低下,已属于超低生育水平地区。
    调查显示,不同被调查群体的实际生育子女数不同,其中,实际生育数最多的是再婚群体(1.11)、40岁以上组(1.03)以及高中及以下组、农民、渔民(1.02),最低的是20岁组(0.78)、研究生组(0.85)以及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和独生子女(0.87)。究其原因,有政策因素,更有本身生育意愿的影响,是各种因素综作用合所致。如再婚群体,无论是生育意愿还是生育政策都高于其他群体,导致其实际生育数也明显高于其他群体;农民、渔民理想生育数低,但政策生育数高,所以实际生育数也不少;研究生和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由于大多婚育时间晚,且他们更加注重事业、工作与家庭的权衡,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意识和要求更强,导致虽理想生育数较其他群体多但实际生育数却少;独生子女,由于单独政策刚实施政策效应还未体现,且该群体大多较年轻而舟山市育龄群众婚育时间又相对较晚,导致政策生育数多但实际生育数少(见表2)。
    (三)非计划生育政策限制下的二孩生育意愿不强
    在被问及“如果不考虑生育政策,您准备生育第二个子女吗?”,不准备生育的占59.2%,表明仍有近六成被调查者即使不受生育政策限制仍不打算生育二孩。但调查中发现,政策范围内只能生育一孩的被调查者有1/3有生育二孩打算,表明现行政策下有部分群众的二孩育意愿被政策所压抑。
    调查显示,不同的群体二孩生育意愿有所区别,其中:二孩生育意愿最强的是研究生组、年收入20万以上组、20岁组,不考虑生育二孩的分别只占37.1%、41.2%、50.3%,二孩生育意愿最弱的是40岁以上组、农民、年收入5万以下组,不考虑生育二孩的分别高达70.8%、69.7%、66.3%。第一个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对是否生育二孩影响不大,但一孩年龄对是否生育二孩影响较大,表现为一孩年龄越大二孩生育意愿越弱。另外,女性较男性、农业户籍较非农业户籍、初婚群体较再婚群体、独生子女较非独生子女、户籍地居住较非户籍地居住更不愿生育二孩,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收入越低二孩生育意愿越弱,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企业经营者(股东)较其他职业群体二孩生育意愿强(见表3)。
    在问及“您家庭生育或不生育第二个子女第一决定人是谁”,妻子、丈夫、父母、其他人分别占52.1%、34.7%、11.4%、1.8%,说明一半以上的女性在自己家庭中是生育二孩的第一决定人,也说明在是否生育二孩上父母也具有重要影响。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认为女性在家庭中是生育二孩第一决定人占比最高的是无业群体(68.7%)、农民(56.3%),认为男性在家庭中是生育二孩第一决定人占比最高的是渔民(51.7%)、40岁以上组(40.7%),认为父母在家庭中是生育二孩第一决定人占比最高的是独生子女(16.0%)、20岁组(18.0%),说明在引导按政策生育时妻子、丈夫、父母都要宣传,但不同群体侧重点要不同(见表4)。
    (四)养育孩子精力时间、家庭经济状况已成为制约人们二孩生育意愿的最主要因素
    在问及“决定您是否生育第二个孩子最主要因素是什么?”,养育孩子的精力和时间、家庭经济情况,计划生育政策、养育孩子成本、社会舆论氛围分别占30.1%、29.3%、23.0%、14.5%、1.6%,说明养育孩子精力时间、家庭经济状况已成为制约人们二孩生育意愿的最主要因素,也说明计划生育政策虽仍是制约人们二孩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但影响力明显减弱。但值得注意的是,养育孩子精力时间、家庭经济状况具有相对性,在从众心理的作用下,社会舆论氛围调查中虽然只占1.6%,但其实际影响可能更大。
    调查显示,不同的被调查群体生育二孩的最主要决定因素不同。其中:“养育孩子精力时间是决定因素”占比最高的群体是研究生组(50.0%)、家庭年收入20万以上组(45.4%)、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42.3%),“家庭经济状况是决定因素”占比最高的群体是家庭年收入5万以下组(43.9%)、农民(40.1%)、高中及以下组(34.5%),“国家人口政策是决定因素”占比最高的群体是家庭年收入20万以上组(30.7%)、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28.3%)、企业经营者或股东(27.8%);年龄越大受家庭经济情况、国家人口政策影响越大,年龄越小受养育孩子时间精力影响越大;受教育程度越高、收入越高受养育孩子时间精力和国家人口政策影响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收入越低受家庭经济情况影响越大;独生子女受养育孩子时间精力影响大,非独生子女受家庭经济情况影响更大(见表5)。
在4933个不准备生育第二个子女的被调查对象中,不生育的原因(可多选)有多种,分别是养孩子太累太辛苦(54.8%)、两个孩子养不起(53.8%)和一个孩子可以更好地培养(34.7%)、孩子没人带(32.8%)、担心生育有危险(15.5%)、怕孩子不健康(4.4%), 进一步说明养育孩子精力时间、家庭经济状况已成为制约人们二孩生育意愿的最主要因素(见表3)。
    (五)二孩生育功利性目的减弱
    在已生育(打算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家庭中,生育目的选择(可多选)给孩子找个伴、喜欢小孩、养儿防老、独生子女风险大、家庭稳定、传宗接代的分别是84.4%、35.8%、33.2%、30.7%、17.7%、10.2%。从再生育目的来看,给孩子找个伴、喜欢小孩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表明当前我市育龄群众更注重从孩子的角度来考虑再生育;传宗接代、养儿防老两项具有直接功利主义倾向的选项所占比例不高,表明二孩生育功利性目的已淡化;同时,随着独生子女风险问题的凸显,越来越多的已婚育龄群众从独生子女风险大的角度考虑再生育一个子女。
调查也发现,尽管各类被调查群体均把“给孩子找个伴”排在生育二孩的第一位目的,但非农业户籍较农业户籍、初婚群体较再婚群体、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人员较其他职业群体、中等收入较其他收入群体、年龄小群体较年龄大群体、学历高群体较学历低群体“给孩子找个伴”的目的表现更强(见表6)。
     (六)整体呈无生育性别偏好,更偏好女孩
     在问及“如果只生一个孩子,你更想要男孩还是女孩?”,选择男女都一样、女孩、男孩的分别为59.7%、21.7%、18.6%,表明舟山大部分育龄群众的观念已无生育性别偏好,这与全国、全省普遍情况相同。但与全国、全省普遍情况不同的是,舟山女孩偏好比男孩偏好高3个百分点,舟山人更偏好生育女孩。
    调查显示,不同的被调查群体中,男女都一样占比最高的是研究生组(69.4%)、非农业户籍(63.3%)、企业(单位)聘用人员和大学组(63.0%),女孩占比最高的是无业(26.6%)、渔民(26.0%)、再婚群体(23.6%),男孩占比最高的是企业经营者或股东(27.8%)、农民(26.8%)、家庭年收入20万以上组(25.3%);非农业户籍较农业户籍、户籍地居住较非户籍地居住更无性别偏好,受教育程度越高、年龄越小越无性别偏好;男性更偏好生育男孩,家庭收入越高越偏好男孩;女性、非独生子女更偏好生育女孩,年龄越大越偏好女孩(见表7)。
     三、对策建议
    人口增长具有惯性,人口减少也同样具有惯性,人口问题始终是制约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根据舟山市育龄群众的生育水平、生育意愿现状及相关因素分析,我们建议:
    (一)尽快争取更为宽松的生育政策
    计划生育并不是生的越少越好,生育率也不是越低越好,实践也证明,生育率一旦降至超低水平要想回复将十分困难。舟山属于超低生育水平地区,如果要提高育龄群众的生育水平和人口长期自然负增长的发展态势,迫切需要更为宽松的生育政策予以支撑,综合已婚育龄群众整体生育水平、生育观念、二孩生育意愿,我市生育政策调整时机已成熟。鉴于我市人口基数小、计划生育工作基础扎实的实际,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精神和国务院赋予舟山群岛新区先行先试的政策,建议争取在省人大新一轮《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改时将舟山列为生育政策调整试点区,使舟山成为普遍生育二孩政策的试点市,让想生育二孩的家庭都能生育二孩。
  (二)充分挖掘现有生育政策的潜力
    在政策层面争取适度宽松生育政策的同时,要积极研究现有生育政策,在不突破法律框架的前提下让更多的已婚育龄群众享受更多的生育政策。积极向上争取在操作层面给予舟山适度宽松政策,使育龄群众再生育办证过程更便捷,让育龄群众更多地享受改变所带来的便利并在潜移默化中提高自己的生育水平。
    (三)合理调整现有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政策
    对现行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机制进行梳理,对有利于按政策生育的政策予以保留和适当增加,对不利于按政策生育的予以取消或积极向上争取予以取消,逐步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机制实现向按政策生育靠近。机关、企事业单位按政策生育二孩的要给予比独生子女家庭更为优惠的哺乳假以及其他产后假期,鼓励更多有条件养育二孩的家庭生育二孩。
    (四)积极营造按政策生育的浓厚氛围
    加大按政策生育的宣传力度,引导更多的适龄群众按政策生育。扩大按政策生育的宣传范围,在育龄夫妇及其父母中普遍开展按生育政策的宣传教育。丰富按政策生育的宣传形式,根据不同的职业、收入、年龄、受教育程度,有针对性地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教育,积极推动不同群体按政策生育。大力推进优生、优育、优教宣传,引导育龄妇女科学安排自己的生育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