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群岛新区:建设海洋强国的前沿岛屿

作者:黄建钢 王文洪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海洋强国”,强调“要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发展海洋经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随着国家建设海洋强国进程加快,舟山群岛新区的战略地位越来越突出。从海洋强国的内涵和舟山群岛新区的发展目标来看,舟山在国家海洋战略中的地位,不仅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各个方面。舟山群岛新区不仅仅是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的示范区和中心区,长三角乃至中国发展海洋经济的前沿阵地;而且是中国海洋综合开发战略的试验区,中华民族建设海洋强国的历史新起点。
    一、舟山是海上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舟山,因舟所聚,故名,其旁岛屿罗列,称之舟山群岛。从自然和人文的历史考证,舟山与中国大陆有着极为密切的亲缘关系。在远古时代,舟山群岛大地构造是华夏古陆的一部分,境内列岛均为天台山脉向东北延伸部分。距今约20000~15000年前,海平面下降将近150米左右;当时整个东海大陆架包括台湾海峡,大都露出海面,成为相互连接的陆地,旧石器时代的古人类,可以从陆路到达沿海的各个岛屿。在距今9000年左右,冰川逐渐融化,海水升涨,沿海大陆架又成了汪洋大海,从此,大陆上的古人类必须借助于水上航行工具,才能到达与大陆分离的岛屿,包括舟山群岛、台湾本岛,日本诸岛及南洋各岛屿等。
    舟山群岛和东海大陆架曾是富庶广袤丘陵平原,是古人类及野生动物良好生活的栖息之地。漫长、渐进的海水侵蚀过程,迫使古人类及野生动物本能地向高地迁徙、转移,进入闽浙密林和江淮大地,其中截留滞岛的,便成为舟山群岛首批居民及原生动物种群。史书记载和出土文物表明:1.5万年前,舟山群岛植被繁茂,古木参天,菱齿象、水牛、虎、貉、鬣狗、麋鹿、斑鹿等与人类共处,居民猎渔、煮盐、航海、造船尽占天下之先。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考古发现和大量的出土文物说明,最迟在距今约7000年前,有一批原始先民就已经在距海边不远的舟山本岛——白泉十字路定居,以后在马岙唐家墩、衢山孙家山、嵊泗菜园等地方增加了新的居住点。他们无论是生产工具还是生活器皿,几乎都与余姚河姆渡的出土文物相似。这充分证明,舟山的先民为“河姆渡人”,舟山史前文化是河姆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河姆渡人在古书中被称为“有舟氏”,即“有船航海的人”,在原始人中首先走向海洋,人类活动的范围也因此由陆地扩大到海洋,这是一个伟大的转折。
   一定的文化形态是在特定的社会历史长河中演进的,社会历史的源头从哪里开始,文化的演化也从哪里开始。有学者对马岙出土的诸多土灶连同大量的蚶壳遗骸进行考察,认为新石器时代生活在舟山马岙一带的先民已经能从事煮盐和采蚶等活动,这些正是舟山海洋文化的源头。马岙原是舟山本岛西北部的一个古海湾,因海平面变化,泥沙淤积而逐渐成为陆地。马岙作为人类海洋文化的摇篮之一,是新石器时期舟山人活动的中心,充满着神秘的色彩。舟山古代人在马岙原始村落的99座土墩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海岛河姆渡文化”,被誉为“东海第一村”。这批舟山文明的开拓者及其子孙后代,在漫长的年代里所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具有渔农合一的二重性,即在岛上采集、耕种、狩猎;在海边捕捞、养殖、制盐。马岙古文化遗址群是舟山群岛迄今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的原始村落遗址,2000年2月马岙被浙江省政府批准为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
    马岙作为海洋文明的发祥地,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地区之一,其人文价值主要是:其一,马岙是人类最早走向海洋的地方之一。从河姆渡文化过渡到海洋文化,马岙是最早开始航海文化的地方,对于研究古人类与海洋关系,即人类向海洋拓展进程及海洋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价值。马岙历来是舟山本岛交通贸易中心,黄大洋、灰鳖洋、岱衢洋汇集处的三江口,曾是历史上连接岱山、宁波、上海、嵊泗的海运商埠。曾有学者推断,当年秦始皇的方士徐福率3000童男童女东渡扶桑,以及唐代鉴真大师六渡东瀛、弘扬佛法,均是经过这里起航的。其二,马岙还是古代中日文化交流的中间站。它早在5000年前开始种植水稻,并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项灿烂文明传播到日本,为东瀛文化的探源提供了实物佐证,在研究古代中日文化交流传播中具有重要地位。马岙文物和日本出土的弥生时代文物有着惊人的相似,吸引了日本学者一批又一批光临马岙考古寻源。由于马岙稻谷印痕的发现,加上远古人类海洋走向的考证,使得日本人工栽培稻谷是从马岙传入的假说成为现实。
   二、舟山群岛在海洋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舟山群岛扼中国东南沿海航路要冲,历来是古代中国对外交往的主要港口,浙东和长江流域的出海门户,历史上曾一度兴起成为海外贸易的重要商埠。从“东亚地中海”的视野来看,舟山是中国通向日本、韩国、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国的重要通道,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锚泊之地和中外文化交流的聚焦点。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徐福从浙江杭州湾一带出发,开始第二次东渡,途经舟山群岛。路线如下:慈溪达蓬山麓—东霍山—岱山岛(从唐代开始,五代和宋元明清时期均称之为蓬莱或蓬莱乡)—泗州塘—徐公岛—泗礁山—花鸟山—墨潮公海—日本九州。浙江学者罗其湘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杭州湾外海的纬向退潮径流和长江口外海南下的冲淡水径流,在北纬32度、东经123度左右汇合以后,又汇入南来的台湾暖流,即黑潮。如果再加上南下的黄海冷水团所形成的反气旋性水下密度环流,与上述表层环流相互加强,乘着强劲的西南季风,顺水而下,只需三天三夜便可抵达日本。徐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横越大海远航异域的航海家,他使舟山成为华夏文化海上传播的第一个驿站,开启了中国文化东进的先河。
    公元744年(唐天宝四年),鉴真第二次东渡日本,过舟山群岛,因大风受阻而告失败。10年间他曾六次东渡,第二次、第三次、第五次均经过舟山群岛,其中主要有大悲山、下屿山(今虾峙山)、乘名山(今嵊山)、桑枝山(今小洋山)、普陀山和曙峰山(今定海城西一带)等大小岛屿。752年,鉴真第六次东渡成功并于763年圆寂于日本。鉴真东渡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交流与发展,佛教更为广泛地传播到东亚地区,对日本的宗教和文化事业发展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舟山群岛与鉴真东渡弘法、传播中华优秀文化的伟大事迹,也有着不可分解的关系。
    公元858年(唐大中十二年),日本高僧慧锷从五台山请得一尊观音圣像,坐船从宁波准备回到日本,航行第四天,到莲花洋的普陀山附近,海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船不再航行。慧锷一想,莫非观音大士不肯去日本?于是将观音圣像留于普陀山潮音洞旁。从此普陀山便有了最古老的寺院“不肯去观音”,后人也尊慧锷为本山佛教第一代祖师。普陀山作为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山上仍留有高丽道头、新罗礁等历史遗迹,流传着韩国民族英雄张保皋等事迹。而在浙江的海上信仰体系中,普陀山的“观音道场”最为重要,它是海洋文明发达的标志。
    公元1123年(宋宣和五年),徐兢等奉命乘坐明州所造之“神舟”和“客舟”出使高丽(朝鲜半岛),后著有《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记录了明州直航高丽的路线:明州(今宁波)—定海(今镇海)—沈家门(今普陀)—梅岑(今普陀山)—白水洋(浙江沿岸海中)—黄水洋(长江口浊水海)—黑水洋(黑潮海域)—夹界山—排岛—黑山—大青屿—和尚岛—牛心屿—聂公屿—小青屿—紫燕岛—急水门—礼成江—开京(朝鲜王城)。而今舟山群岛境内还有高丽道头、新罗礁、新罗屿、新罗山、新罗坊等地名,便是当时两国往来的纪念,也是当时海上文明繁荣的证据。
公元1299年(元大德三年),元成宗敕封江南诸路释教总统、普陀山宝陀寺住持一山一宁(妙慈弘济大师)为元朝国使,携国书赴日本通好。五月下旬,一山一宁搭乘日本商船,从普陀山出发,沿着东亚海上丝绸之路,远涉重洋到达日本的海港博多,稍后经过京都,转去关东。1317年秋,一山一宁在日本18年后,圆寂于居所,天皇亲自撰文赞说他是“宋地万人杰、本朝一国师”。一山一宁法师携元朝国书从普陀山出发远航日本,印证了舟山与东亚邻国之间交往的方便直接,同时也使舟山群岛在整个东亚环海文化圈中的地位变得更为重要。
    公元1405年(明永乐三年)7月12日,郑和下西洋船队从江苏刘家港(今太仓)正式起航,出长江口入嵊泗洋面大戢洋,驶过西堠门航道入金塘洋面横水洋,尔后出双屿港南下福建、广东沿海出使西洋。返航途中,船队又经舟山群岛返回长江口。郑和下西洋船队200余艘浩浩荡荡驶经舟山历访30余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不少贸易点,时间之长、规模之大、范围之广都是空前的,堪称世界航海史上的壮举。
公元1526年(明嘉靖五年),葡萄牙殖民者侵占了舟山六横附近的双屿港,作为走私贸易的基地。从此一直到1548年的二十多年期间,双屿港成为整个东南沿海地区最重要的贸易港口,中国商人、葡萄牙和日本等国商人在此频繁出入,达数万人之众,每年在此的贸易额就达300万葡元以上。葡萄牙人在六横岛建造了上千座房屋楼宇,有市政厅、教堂、商店、医院等设施,还有由葡萄牙人担任的市长、财政检查官、司法官、议员、警官、监狱长等一系列的政府组织机构。双屿港日后被日本学者藤田丰八称为“16世纪的上海”。
    公元1840年(清道光二十年)7月5日,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 12艘兵舰组成的英国舰队,侵入定海洋面,揭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几个月后,英军退出定海。1841年9月,英军再度进攻舟山,定海三总兵蒙难,是为震惊中外的“鸦片战争定海第二次保卫战”。英军再次占领定海后,在定海设立政府,1842年2月10日,宣布定海为国际自由贸易港。当时的清政府,由于考虑到定海在中国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最终以割让香港给英国做殖民地,来换取定海。
    三、舟山群岛新区是海洋文明的新地标
    2013年1月23日,国务院正式批复《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这是党的十八大提出海洋强国战略以后,我国首个颁布的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战略性区域规划。根据《规划》,未来10到20年,舟山群岛新区要推进实现五个方面的总体目标,即大宗商品储运中转加工交易中心(国际物流枢纽岛)、东部地区重要的海上开放门户(对外开放门户岛)、重要的现代海洋产业基地(海洋产业集聚岛)、海洋海岛综合保护开发示范区(国际生态休闲岛)、陆海统筹发展先行区(海上花园城)(简称“四岛一城”)。在今天建设海洋强国的背景下,我们要有世界眼光和海洋思维,在全球海洋竞争的大格局中把握“开发开放、先行先试”的国家使命,充分认识舟山群岛新区是中国从大陆民族走向海洋民族、从大陆国家走向海洋国家的新地标。
    其一,从地缘政治来看,舟山群岛新区是面向环太平洋经济圈的桥头堡,我国大陆地区唯一深入太平洋的海上战略支撑基地,未来目标是成为“对外开放门户岛”。西北太平洋地区将在21世纪影响甚至主导全球发展方向,在“西北太”海域内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中国、朝鲜、韩国、日本等国家,以及中国钓鱼岛、中国台湾地区共同形成一个接近规则的五边形,是东北亚通往太平洋从而走向世界的咽喉要道,而舟山群岛新区恰好处于五边形的核心位置,是西太平洋的“核心区”,在中国海疆版图上具有重要位置。
    其二,从海洋经济来看,今天从海洋经济来看,舟山群岛新区作为包括上海港、宁波港在内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枢纽,未来目标是成为“国际物流枢纽岛、海洋产业集聚岛”。舟山港以港阔、水深、浪静、风平著称,舟山地处环太平洋国际运输主航道上,途经中国的7条主要国际海运航线有6条经过舟山,与亚洲的主要航运中心釜山、长崎、高雄、香港、新加坡等构成500海里等距离的扇形海运网络。舟山群岛新区以新加坡的物流、香港的自由贸易、日本的临港工业为标杆,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方大港”和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第一大港”。
    其三,从海洋权益来看,舟山群岛新区是中国的“永不沉没的航母”,未来目标是成为“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支点”。近代几百年的历史证明,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海上军事力量,就不可能成为强国。海洋权益是大国崛起的必由之路,海权兴,则国家兴;海权衰,则国家衰。舟山群岛是我国的第一大群岛,1390个岛屿南北成列、东西成群,并以多层岛链的形态向外扩散,易守难攻,直掐数个战略要地的咽喉,可谓是西太平洋第一、二“岛链”战略要地的中心点。舟山群岛作为和台湾岛相呼应的“倚角”,足以掩护我东南沿海6省市及该方向的战略纵深,成为我国海空军进军东海,冲出第一岛链的天赐神剑。
    其四,从海洋生态来看,舟山是一个宜居、宜学、宜业、宜游的群岛型港口城市,未来目标是成为“国际生态休闲岛、海上花园城”。舟山自然资源丰富,拥有普陀山、嵊泗列岛两个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岱山、桃花岛两个省级风景名胜区;舟山历史文化悠久,拥有定海中国唯一的海岛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和马岙、东沙两个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舟山生态特色鲜明,拥有普陀中街山列岛、嵊泗马鞍列岛两个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五峙山鸟岛省级海洋自然保护区和普陀山省级佛教文化生态保护区。舟山群岛新区不仅是海洋经济新区,也是度假新区、休闲新区,让舟山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气更爽,成为风景秀丽、环境优美的风景旅游城市、生态型海岛城市以及现代化的国家级园林城市。
    其五,从海洋文化来看,舟山处在环杭州湾地区“海洋文化圈”的核心位置,是“海洋文化新区”,未来目标是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聚焦点、国际文化的交流热地”。舟山拥有众多的国家级海洋文化遗产,比如花鸟灯塔、洛迦山灯塔等10座舟山海域历史灯塔,多宝塔、法雨寺、普济寺等普陀山文保单位,以及“舟山锣鼓”、“观音传说”、“渔民开洋谢洋节”、“舟山渔民号子”、“传统木船制造技艺”等非遗名录,在全国乃至世界上有一定的知名度,是对外交流的文化使者。舟山群岛新区通过弘扬海洋文化,发展海洋文化产业,开展国际性海洋文化交流活动,打造在全国沿海地区有较大影响力的国家海洋文化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