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现状、问题及对策建议

作者:贺金昌 洪传东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指出,扩大文化消费,增加文化消费总量,提高文化消费水平,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文化消费是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文化产品和服务来满足自身的精神文化需求。文化消费像一面镜子,映照出社会文明进步的程度和状况。文化消费的滞后不利于文化产业的做大做强,也制约着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能力。扩大居民文化消费,不论是促进经济发展,还是不断提高居民文化素质、营造和谐文明社会氛围都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对近五年来舟山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现状及其规律的分析,剖析文化消费存在的问题,提出促进居民文化消费的对策建议,供各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参考。
    一、舟山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现状
    我市文化事业日益繁荣兴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城乡居民家庭收入水平逐步提高,居民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日益增强,享受娱乐生活、开拓文化视野成为人们更多的生活追求。各种文化娱乐用品给人们文化娱乐生活提供了条件,家居文化娱乐用品不断更新,居民文化娱乐生活向充实活跃方向不断迈进。
    1.居民文化消费水平不断提升。城乡居民家庭收入水平逐步提高,居民文化消费水平也不断提升,消费总量逐年增加。从2007年到2011年,我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856元增加到30496元,年均名义增长11.3%,人均消费性支出由12978元提高到19183元,年均增长10.3%,其中文化消费支出(包括文化娱乐用品和文化娱乐服务,不包括教育支出,下同)由700元提高到了961元,年均增长8.2%;渔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10047元增加到17504元,年均名义增长14.9%,人均消费性支出由7774元提高到11852元,年均增长11.1%,其中人均文化消费支出由272元提高到了505元,年均增长16.7%;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9584元增加到16277元,年均名义增长14.2%,人均消费性支出由7219元提高到12225元,年均增长14.1%,其中人均文化消费支出由301元提高到了458元,年均增长11.1%。
     2.以网络为基础的文化娱乐用品消费不断升温。科技的进步、网络技术的发展给人们文化娱乐消费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人们在居家生活中添置文化娱乐用品更青睐高科技、体现时代气息的产品,普通的台式显像管彩色电视机逐渐被墙式超薄液晶高清机替代,特别是网络的推广和普及,家庭电脑和手机使用互联网的数量逐年上升。
    3.娱乐服务消费支出不断扩大。城乡居民追求快乐生活,增加幸福乐趣的意识不断增强。城镇居民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支出由2007年的人均339元上升到2011年的514元,年均增长11.0%。渔村居民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支出由2007年的人均103元上升到2011年的228元,年均增长22.0%。农村居民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支出由2007年的人均109元上升到2011年的233元,年均增长20.9%。一是旅游成为居民重要的娱乐活动。随着文化品味的提升和休闲时间的增多,居民参观展览、游览景区、陶冶性情、增添生活情趣日趋成为人们重要的娱乐生活内容。渔农家乐、自驾游日益成为人们娱乐休闲方式。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旅游花费482元,比2007年增加228元,年均增长17.4%;渔村居民人均旅游花费96元,比2007年增加49元,年均增长19.5%;农村居民人均旅游花费95元,比2007年增加59元,年均增长27.5%。二是养生和健身活动意识不断增强。物质生活改善的同时,人们更加关注自身的键康,“健康就是财富”达成共识。为了适应快节奏的生活,居民更加注重健身锻炼,使自己的身体更强健,从体育场馆、健身会所、瑜伽馆到广场舞健身日益流行,渔农村小康社区的建设使各种锻炼设施日益齐全、功能更加完备,也吸引着渔农村居民去锻炼去放松。以城镇居民为例:2011年城镇居民参加各种健身活动的消费人均支出24.5元,比2007年增加21.7元。
    4.居民文化消费的日常休闲娱乐活动仍以简便易行、花费低廉的项目为主。我市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的主要内容是看电视、上网、打牌、散步等。不少居民平均每天看电视3-4个小时,还有不少居民每天有半晌在棋牌室或网上度过,有些去散散步、逛逛街,部分居民坦诚已多年没有到影剧院看过电影。相比于棋牌室和网吧,图书馆相对冷清。表现出来文化消费仍以娱乐型、消遣型为主,消费结构和层次还处于中低端水平。
    二、舟山城乡居民文化消费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尽管我市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文化消费层次不断提升,但文化消费中存在的问题依然较多,不利于提升我市城乡居民生活品质和拉动文化产业发展。
    1.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总量不高。有研究表明,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的时候,文化消费会快速增长;当人均GDP接近或超过5000美元时,文化消费则会进入“井喷时代”。我市2007年人均GDP已超过了5000美元,2011年人均GDP已超万美元,但城乡居民文化消费并未出现快速增长,更未进入“井喷时代”。主要原因居民就业、工作的压力依然较大,休闲时间无法保障;受收入增长速度制约,家政、养老等社会化服务相对滞后。文化服务供给不足。文化信息渠道不畅等因素,文化消费支出水平较低,难以支撑文化消费快速放大。近几年来我市城乡居民收入增幅低于GDP增长速度,2007-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7.4%,渔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增长10.3%,而GDP年均增长速度为12.0%。我市居民文化消费支出低于全省水平,如2011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文化消费1483元,比我市城镇居民高522元,只有全省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居民文化消费能力的提高受到了较大限制,文化产品和服务也未能及时转化为居民消费,直接制约内需的扩大。
    2.不同收入人群文化消费水平差异较大。不同收入人群文化消费水平差异主要还是取决于收入差异,看报、读书、上网、看电影等文化需求对于收入变量比较敏感,收入水平越高文化需求水平越高。2011年,城镇居民最低收入组人均文化消费支出为418元,只有全市平均水平的43.4%,最高收入组人均文化消费1829元,是平均水平的1.9倍。最高收入组与最低收入组的人均文化消费支出之比为4.4∶1,这个差距刚好和两个组别的收入之比相同。渔村、农村居民最低收入组人均文化消费支出分别为337元和326元,最高收入组人均文化消费分别为618元和907元,最高收入组与最低收入组的人均文化消费支出之比分为1.8∶1和2.8∶1。
    3.交通费用快速增长及住房、教育、医疗、养老消费预期等抑制文化消费。2007-2011年,我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名义增长11.3%,渔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名义增长14.3%,但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的增速远远低于收入增长的速度。主要原因一是家用汽车消费支出的大幅度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文化消费资金,特别是舟山跨海大桥的开通更进一步刺激购买家用汽车。以城镇居民为例:我市城镇居民人均交通费用支出从2007年的512元提高到2011年的1577元,年均增长32.5%(其中2010年支出达1709元,比2009年增加1021元)。家用小汽车迅速进入普通家庭,带动交通消费快速增长。二是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等负担和后顾之忧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城乡居民文化消费需求的实现,特别是渔农村居民对这些保障支出的负担更重。以渔农村居民的教育支出为例:2007-2011年,我市渔村居民教育费用支出维持在人均1100元左右,农村居民教育费用支出维持在人均700-800元之间,高于文化消费的支出。由此可见,医疗、教育、养老、住房支出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城乡居民文化消费,对即期文化消费倾向的实现影响较大。
    4.基础性文化设施未能充分满足城乡居民文化消费需求。基础性文化设施是满足居民文化需求的空间载体。近几年,我市基础性文化设施基本除了藏书量保持稳步增长外其余变化不大,有些比过去还要减少,发展速度缓慢。尽管现有基础性文化设施的档次、规格比上世纪有较快的发展,但我市属于海岛型城市,人口分布比较分散,基础性文化设施的共享性差,不能充分满足城乡居民文化消费需求。全市电影放映单位从历史最高时期1985年的168个减少到目前的18个,影剧院从1989年的99个减少到18个,文化馆(站) 从1991年的107个减少到48个,艺术表演团体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6个减少到2个。而且文化基础设施主要集中在市中心或主城区,难以满足渔农村居民文化消费需求。
    5.参与文化活动的门槛相对较高。看电影、看演出和欣赏音乐以及外出旅游等是较高层次的文化活动,也是城乡居民比较喜欢的文化活动,但由于参与部分文化活动的使用成本和文化传播的消费成本相对较高,超出了普通居民的承受,部分文化产品价格与居民收入和需求期望之间存在差距,相对较高的门槛使城乡居民参与活动的机会相对较少。主要突出表现在:一是看电影、演出和欣赏音乐的价格较高,城乡居民自费看电影、演出和欣赏音乐的消费相对较少。二是受时间和经济条件所限,旅游消费受到一定的影响。
    6.文化素养低,难以在较短时间提高消费层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我市每10万人具有小学程度的有30436人,比全省多1617人。文化程度的高低影响文化消费者对文化产品和选择、时间投入和支出。文化程度相对较低者的家庭,对文化消费重视程度不高,参与日常文化消费的平均时长较低,参与度也较低,文化消费花费也少,特别是对较高档次的文化消费投入更少,而且由于受自身文化水平的影响,对新兴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接触有限,既使接触到了但接受能力也相对较差,一些文化消费仍停留在较低层面上,文化消费渠道相对较窄。
    三、加快促进舟山城乡居民文化消费的对策建议
    文化消费属于满足享受需要和发展需要的高层次消费,对全面提高人的素质,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有重大意义。我市城乡居民在改善物质生活的同时,将更充实精神生活、美化生活环境、提高生活质量,真正做到“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目前,我市正在开展“多城联创”工程,文化消费也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标志,更需要进一步促进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提升城乡居民文化消费层次,从而拉动舟山新区经济的更快发展。
    1.贯彻落实文化产业发展意见和规划,增强文化消费意识
    近年来我市先后出台了《舟山市文化产业发展规划(2009-2020)》《舟山市关于加快发展文化产业的实施意见》,但2011年我市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全市GDP的比重仅为3.4%,只比2008年提高0.3个百分点,比重上升缓慢,要实现到2015年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GDP7%-8%的目标难度很大。为此,我们要牢牢抓住建设舟山群岛新区的机遇,进一步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要促进内涵的提升,深度挖掘舟山海洋文化,要在海洋旅游、产业集聚、文化品牌、产业环境等领域和层面进行整合和开发。要全面提升人的素质和增强文化消费意识,不断拓宽城乡居民的文化视野,突出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中文化消费的速度和结构目标。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提高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差距
    收入是决定消费的第一要素,只有不断深化改革,促进经济发展,提高居民收入水平,才能最大限度地促进消费。要在经济发展稳步增长的同时,切实贯彻落实富民、惠民政策措施,加强收入结构性调控,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尤其是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带动整体消费水平的提升。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者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同步”。目前我市收入分配机制不尽合理,广大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明显滞后于经济发展和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必须下决心加快改革收入分配制度,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切实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建立健全“工资倍增”计划,使工资收入水平随经济发展得到相应调整,以提高居民收入的整体水平。尽可能将工资收入水平与经济发展度近似,与长三角其他城市保持基本一致。
    3.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营造良好的文化消费环境
    在加快经济发展的同时,层层推进群众文化、娱乐、体育事业,培育文化产业。抓好公益性文化事业建设,努力保障民众基本文化权益。要大力倡导艺术观赏、娱乐健身及一些富有科学文化内涵的闲暇消费活动。增加政府投入,加强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如图书馆、科技馆、文化馆、艺术馆、博物馆等文化设施建设,开发特色旅游产品,完善旅游休闲设施,为城乡居民日常文体活动和外出旅游创造良好的环境,以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休闲娱乐消费需求。同时,要加强对文化娱乐消费市场监管力度,借助行业管理部门规范行业经营行为,做好对文化产品和服务项目价格的监控工作,确保良好的市场秩序,建立起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使经济、文化发展的成果能惠及更多的普通百姓。
    4.完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促进居民消费结构的转变
    我市城乡居民并非缺少满足必需之外的余钱用来扩大消费,也并非没有余钱用于文化消费,而是由于各种社会保障制度不够完善,不敢随便花钱。健全社会保障,这对提高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水平、增进文化民生、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举足轻重,只有通过进一步完善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等社会保障制度,才能把广大城乡居民过多的积蓄有效释放出来,才能使明显受到挤压的文化消费需求首先得以释放,促进居民消费结构的转变,从而淡化人们的消费预期心理,让消费者放心消费,敢于花钱,真正提高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水平。
    5.发展高端项目,刺激中高收入家庭的消费需求
    目前,中高收入家庭对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拥有已经饱和,正处于消费结构的升级期,娱乐、享受型消费的空间很大,而且还有相当部分居民文化消费范围狭窄,品位不高,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娱乐活动大多是居家上网、看电视,户外去歌厅唱歌、跳舞。满足中高收入人群消费的需求,就要开拓适应高收入消费群体的市场。要发展含金量高的新型文化娱乐消费项目,以项目建设拓宽消费领域,开发高端消费品市场,培育新的消费亮点,扩大中高收入家庭的消费领域。尤其是要加快发展高端海洋文化项目,培育和发展海洋极限运动,如游艇休闲、海上风筝、海上滑板、深海垂钓、深水攀岩等项目。
提高居民消费能力,增强居民文化需求,根本上看,要解决居民收入的增长机制、文化产品的供给机制、文化设施的投入机制、文化产品价格的形成机制和居民的保障机制等,不断提高居民的文化素养。这需要全社会、多部门、长时期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