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品价格与物价总水平依存关系研究——对稳定我市水产品价格的思考

作者:贺金昌 韦海声 张银珠


管理通胀预期是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任务之一。农产品价格平稳是市场价格稳定的基础,也是防止触发通胀的关键。回顾我市近年以来价格形势,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呈持续上涨态势,食品类价格全面上涨,食品类中水产品价格涨速首当其冲。持续快速上涨的水产品价格,不但拉高了CPI,极易带动农产品价格整体上涨,而且考验着民生领域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承受力。数据背后所揭示的规律、因素和问题应引起我们高度重视。水产品市场不稳定、水产品价格起伏过大的现实状况值得深思和研究。因此,改革和完善现行水产品价格管理,积极探索稳定水产品价格的长效机制,对于稳定市场物价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在分析水产品价格变动对CPI影响因素的基础上,提出稳定我市水产品价格的若干对策建议,供领导和相关部门参考。
    一、近年来舟山市水产品价格波动对CPI影响
    1.水产品价格及CPI运行态势。2007年以来,我市CPI出现了以食品价格大幅上涨为主要动因的上涨。2007年CPI涨幅为4.2%,2008年高达5.6%,2009年随着主要食品价格的回落而下降0.8%,2010年受输入性通胀和国内灾害性天气频发等因素影响,全年CPI涨幅又达4.1%,2011年继续冲高,上涨5.8%。同时,我市水产品价格涨幅明显高于CPI,且呈逐年扩大趋势,2007-2011年两者差幅分别为2.0、6.2、9.5、10.8和12.3个百分点(见图1)。
    2.水产品价格对CPI拉动作用明显。近年来我市和全国各地一样,猪肉、水产品、鲜菜、粮食、食用油等主要食品价格轮番上涨,成为影响CPI上涨的主要驱动力量。2007-2011年我市CPI年均上涨3.8%,其中水产品价格“一路高歌”,五年间累计上涨了75.1%,年均涨幅达11.9%,远高于同期CPI涨幅。从CPI分类指数涨跌构成看,食品类价格对CPI拉动作用明显,五年间平均上拉CPI 2.8个百分点,影响程度为73.7%。其中水产品价格对CPI拉动作用尤其突出,且拉力不断增强,从2007年上拉0.4个百分点扩大到2011年1.1个百分点,年均上拉CPI 0.8个百分点,影响程度为21.1%(见图2)。
    3.水产品价格与CPI存在显著相关性。2006—2010年我国城镇居民平均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为36.4%,浙江省为34.6%,我市为30.0%,明显低于全国和全省水平。但由于我市居民对食用水产品的偏爱,日常食品消费中水产品所占比重高,致使水产品在CPI中占据着较大的权重,水产品价格变化对CPI影响较大。根据最近5年我市城镇居民消费支出情况计算得出的数据,在2011年CPI的权数结构中,水产品占食品类的权重比全省平均高出34个百分点,水产品对总指数的影响力比全省平均高出1个百分点。从近年我市水产品价格与CPI运行态势及对CPI影响作用可以看出,水产品价格对CPI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两者存在显著相关关系。经相关性分析,2000-2011年二者相关系数为0.7,为中度(显著)正相关(0.5-0.8),接近高度正相关(0.8-1)。

    二、影响水产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
    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了商品价格水平的高低。近年来我市水产品价格持续快速上涨受多种因素交错叠加影响。宏观因素主要有: 海洋环境导致渔业资源衰退,捕捞难度加大;资金流动性过剩,物价总体普遍上涨;渔农产品价值回归。微观因素主要有:柴油、人工费用等生产成本提高;流通环节多,物流成本高,产品损耗大;城市开发建设加快,外来人口增多,消费需求增加。同时,客观上,由于生产的季节性与消费常年性的矛盾,区域生产与全国销售之间的矛盾,经营主体、流通渠道、市场信息、技术装备、服务供给等制度缺陷,造成水产品价格的稳定性较差,也给一些投机资金提供了可以牟利的空间。
    1.货源供给减少。过度捕捞、海洋环境污染、气候变暖等导致渔业资源衰退,主要水产品种产量锐减,特别是目前科技水平下无法养殖,但深受消费者普遍喜食的海水产品如鲳鱼、带鱼、小黄鱼等产量减幅较大。2011年我市双拖总产量比上年下降了14.8%,单产下降20%,双拖产量下降主因是带鱼资源的衰退,带鱼产量比上年下降了18.9%。资源的稀缺性导致水产品价格涨多跌少。在海洋生物科技没有重大突破前,这一趋势难以改变。
    2.消费需求增加。“无鱼不成宴”表明了水产品在饮食构成中的地位。水产品特别是海水产品,与肉类产品相比,对人类的营养健康更有利。随着收入水平的普遍提高和对水产品营养价值的认识,居民的食物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水产品消费量总体上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城镇住户调查资料显示,2011年我市城镇居民人均水产品消费额为1421元,比2007年929元,增长了53.0%。同时,随着舟山海水产品知名度不断扩大,旅游业快速发展,慕名来品尝舟山海鲜的外地游客络绎不绝,进一步增长了海鲜消费需求。
    3.水产品外流增多。随着东海大桥、舟山跨海大桥建成通车,与上海、杭州、宁波等周边城市的时空距离大为缩短;普陀山机场航班增密,鲜活、冰冻国际海运船只增多,更加方便了与全国及世界各地往来;海水产品销售网络和投销渠道不断拓展,为直销外地创造了条件。十分便捷的交通网和逐步完美的销售网把更多的舟山新鲜鱼货直送宁波、上海、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水产品外需剧增,助推了价格上涨。
    4.柴油价格上涨。柴油是渔业生产的主要成本,1997年全市渔业生产柴油消耗占渔业总消耗的比重为34.7%,2003年达到50.7%,2007年达到68.5%,十年间翻了一番。2011年这一比重虽未上升,但柴油价格再攀历史新高,全年平均价格为每吨8163元,比2010年平均每吨7275元上涨了12.2%,比2007年平均每吨5570元上涨了46.6%。高油价拉升了渔业生产成本,再加上产量未见明显增长,致使水产品价格连连上扬。
    5.渔业生产效益下降。近年来,渔业生产人工成本、鱼饲料价格等均有较大幅度的提高,致使水产品生产经营成本呈刚性上涨。由于渔业生产组织化、产业化和集约化程度较低,基本上是以单船或对船为基本生产单元,单位生产成本高,相对效益逐年降低。以嵊泗底拖网作业为例,1995年该作业单位产值130万元,成本占62%,收入为49.4万元;2000年产值120万元,成本占71%,收入为34.8万元;2008年产值210万元,成本85%,收入为31.5万元。效益下降后,渔民只能依靠多获取产量来维持收益,增大捕捞力量和强度,破坏海洋渔业资源,形成恶性循环,促使水产品价格起伏较大。
    三、构建水产品价格稳定长效机制的对策建议
    水产品价格的高涨幅,对拉动食品价格乃至CPI持续走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为加强通胀预期管理,建议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针对我市水产品价格上涨的特点及原因,出台相关政策,采取有力措施,以抑制物价过快上涨,增强人民群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承受力,弱化物价上涨对中低收入群体的负面影响。
    1.完善生产扶持机制,缓解供需矛盾。稳定水产品价格的关键是大力发展生产,增加市场供应。加大渔业资源培育力度。为恢复资源,要继续做好伏季休渔,同时强化投放人工鱼礁、增殖放流等措施,改善水域环境,培育水产资源,巩固资源保护的成果。积极鼓励水产养殖。淡水和海水养殖业的发展能有效调节海水产品供需矛盾。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目前我市有24.55万外来常住人口,占全市112.13万常住人口比例高达21.89%。也就是说每5个常住人口中就有1个人是来自市外,外来人口中又以来自内陆省份居多,他们的饮食习惯多数偏爱淡水湖泊的鱼虾等水产品。因此,大力发展淡水养殖业和淡水活品运输业,既可以满足外来人口的口味偏好,又能有效缓解海水产品供需失衡。鼓励单位、个人充分利用适宜养殖的水面及滩涂发展养殖生产,各级政府给予各种信贷及减免税费支持。同时,完善保险机制给予养殖户支持,以增强市场抗风险能力。对水产品养殖技术研发及推广给予财政支持,有计划地吸纳相关学科的科技人员和大学毕业生,充实到养殖研究队伍。要建立健全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鼓励机制,对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从技术承包、有偿服务收入中给予提成奖励。设立价格调节基金。积极运用价格调节基金,加快推进水产交易中心、中心渔港建设,探索和完善现行的柴油价格补贴方式及税收政策,方便本地渔船投售并吸引外地渔船。
    2.简化中间流通环节,保障水产品供应。从长期看,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生    活质量的不断提高,水产品价格总体呈上涨势头。因此,在大力发展渔业生产的同时,要着力简化中间流通环节,降低流通成本。建立完善水产品储备制度。政府及有关部门可以针对渔农产品的生产特点和季节因素,通过补贴冷藏费、运输费等实施禁渔期水产品储备,稳定淡季市场供应。支持引导产销对接。做好水产码头与批发市场、农超市等产销对接,实现直供直销,减少中间流通环节。对申请开设水产品批发企业、配送企业和直销企业给予政策支持。同时,加快水产拍卖市场探索,把更多的利润留给渔民,实现渔民、消费者、超市三方共赢。减负清费。落实和完善“绿色通道”政策,将免收鲜活农产品通行费范围扩大到所有收费公路。增加市外水产品调入数量,降低从市外到市内,从批发到零售的差价。出台减免集贸市场摊位费、超市进场费等措施。进一步挖掘市场潜力,有效整合摊位,增设自产自销摊位。同时,完善招投标方法,合理调控摊位费,试行摊位费让利与销售限价相挂钩的办法,平抑水产品价格。加强信贷引导,积极培育水产品产供销龙头企业。切实发挥金融扶持作用,把支持水产品生产、加工、流通作为当前涉渔金融服务工作重点,有针对性地制定信贷计划,加大涉渔贷款投放总量,着力满足水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各环节有效信贷需求。准确把握市场信号,对涨幅较大的品种和影响价格稳定的环节给予重点支持。对因物流不畅、运力较低等流通环节形成价格上涨的,要通过对集贸市场建设、冷链物流和运输企业的信贷扶持,加快水产品市场流转。
    3.实行综合治理,加强物价监管。建议建立市场物价监管联席会议制度。由政府牵头,渔业、物价、商务市场和统计等部门,定期分析、研判市场价格运行特征及存在问题,寻求控制物价过快上涨的对策建议。创造条件,以国际水产城为平台,建立并发布中国海水产品交易价格指数。加强市场流通管理,加大价格监管力度。价格监管职能部门应加大对恶意囤积垄断商品,哄抬物价以牟取暴利等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加强对市场价格的监管和动态监测,加大水产品价格信息发布力度,拓宽发布渠道。加强舆论宣传,合理引导社会心理。及时宣传报道政府为保障市场供应、稳定水产品价格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及取得的成效,减少盲信及跟风心理,从根本上杜绝恶意炒作现象的发生,避免价格的暴涨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