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模式”与“重生的太阳鸟”——重庆学习考察有感

作者:陈琳尹 陈亚儿


    重庆,这座被神秘北纬30度线横穿而过,处在长江中上游,具有3000多年悠久历史和光荣革命传统的古老又神秘的城市,仿佛百年陈酿,飘散着历史的陈香。今天,重庆是中国最大的中心城市之一,是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内陆出口商品加工基地和扩大对外开放的先行区,中国政府实行西部大开发的开发地区以及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到重庆学习考察,感受“重庆印象”,因为重庆有3000年古老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学习“重庆模式”,因为重庆在新的时代按照“五个重庆”所描绘的蓝图,在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大踏步前进中,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品味“太阳鸟重生”,因为重庆这只“太阳鸟”如“凤凰涅槃”,正谱写着全新的改革篇章。
  一、重庆印象
  临行之前,我们做了出门前的功课,浏览了何志亚先生的《重庆老城》一书,希望古城重庆之旅不是盲人摸象似的走马观花,而是在风景的背后获得更多的历史信息和文化审美的收获,从而更好的领悟“重庆模式”的内容要点及核心意义。
  重庆历史文化悠久,是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因为重庆的地理环境,重庆多山多雾,故有雾都、山城等别名。今天的重庆直辖市,有三千零九十多万人口,面积八万二千多平方公里。重庆古称“巴”,秦时称江州,江州之后又称巴郡、楚州、渝州、恭州。公元1189年,宋光宗先封恭王,后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得名。翻开老城重庆的历史,每一页都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重庆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巴渝文化源远流长,抗战文化更是蜚声中外。“红岩”是重庆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是重庆历史文化中最具有成长性和现实性的主流。“红岩精神”与“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民主革命进程中所缔造的四大革命精神,是唯独发源在在国民党统治区、或者说白色区域的革命精神。
  在重庆接受红色教育期间,当我们领悟到周恩来同志领导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办事处提倡的“崇高思想境界、坚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和浩然革命正气”的革命精神时;当我们将手中的小白花敬献给歌乐山烈士陵园的英烈时;当我们吟诵叶挺将军被囚压在白公馆挥笔写下的“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的《囚歌》时;当我们紧握新中国年龄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雕塑像中渴望自由的双手时,当我们轻抚渣滓洞“11.27”大屠杀幸存革命者突围的断墙时,“红岩精神”已内化为我们心中的强大的思想支撑。正如1985年10月,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邓颖超同志重返红岩时留下的题词:“红岩精神,永放光芒。”
  二、重庆模式
  “重庆模式”由2009年香港《亚洲周刊》率先提出,并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和关注。“重庆模式”特指中共十七大以后重庆市委、市政府在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重庆成为直辖市以来发展的基础上的,施行的一系列“新政”,从而形成的一套经济、政治、文化(狭义)、社会与生态发展的方式,和由此形成的发展路径。
  “重庆模式”主要内容概括如下:(1)“纲举目张”: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重庆确定的“314”总体部署为重庆各项工作的总纲;(2)“打黑除恶”:以扫荡黑社会为肃贪反腐、扭转党风和社会风气的突破口;(3)“唱读讲传”:以弘扬“红色文化”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抓手,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4)“三大洋战略”:以建设直通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内陆大开放战略高地为重庆发展的最大动力;(5)“五个重庆”:以打造国家中心城市为战略目标,打造“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6)解“二元方程”:以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与发展为主线,走出一条城乡统筹发展的新路子;(7)“三驾马车”: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公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外资经济三种经济成分共存为最优组合;(8)“民生导向”: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9)“同吃同住同劳动”:以创新党的作风建设为灵魂,开展各级领导干部“大下访”、“三进三同”、“结穷亲”三项活动。
  我们认为“重庆模式”的实质和核心,是为了重塑重庆各级党组织的灵魂、重树各级共产党干部的形象,重建党员干部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重拾人民群众对党委政府的信任与信心。这在新的发展机遇期和矛盾凸显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特别是重庆两江新区的开发,体现了大气魄、大手笔、大举措,其做法和经验对推动舟山群岛新区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我们要充分借鉴重庆两江新区的建设经验,在建设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时体现海洋特色、群岛特色、新兴产业发展特色,抓好包括口岸开放、土地、财税、金融以及新区的管理体制等各方面需要国家支持政策的争取工作。真抓实干,创先争优,建设大宗商品国际物流基地,建设现代海洋产业基地,建设海洋科教基地,建设群岛新区花园城市。
  三、“太阳鸟”重生
  被称为我国最古老的地理历史全书《山海经·海内经》曾载述有关巴人始祖的论述:“西南有巴国,太嗥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据考证:“咸鸟即太阳鸟”。仔细端详这片被神秘北纬30度线横穿的重庆直辖市地图,重庆人惊奇的发现——巴渝大地暗藏太阳神鸟图腾,在泱泱中华民族的祖国怀抱中,凸现巴渝大地独具神韵的“太阳鸟”。特别有趣的是将直辖后的重庆版图上的40个行政区县进行点线相连,重庆便自然而生动地生成出一只比例协调、姿态优美、神韵鲜活的“太阳鸟”。更为神奇的是这只神鸟与重庆生态、经济、人文、功能神秘对应吻合:神鸟的心脏部位被设计成一个太阳,恰好覆盖主城九区;江北机场和即将建设的垫江机场位于神鸟翅膀上;涪陵、万州两大区为神鸟的两个主要节点;神鸟尾、羽、爪为发展中的库区区县;长江为主动脉,嘉陵江等几条江河构成神鸟的静脉;人杰地灵的潼南县(杨尚昆、杨闇公故里)为神鸟的头部,这只暗藏在巴渝大地的“太阳神鸟”其形态与布局符合重庆三大经济圈的格局。
  据说“太阳神鸟”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与幸福。同样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轮回后它们才能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这段故事以及它的比喻意义,在佛经中,被称为“涅磐”。香港《文汇报》2007年6月刊登的《汪洋:重庆站在新的历史起跑线上》文中所说:“直辖十年,重庆演绎一幕大气磅礴的现代史诗,百万移民有序搬迁,新型工业化‘浴火重生’,扶贫攻坚春风化雨,人与自然更加和谐,交通彩练舞动巴渝,开放型经济“新高地”悄然崛起”。现在,在重庆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下进行的重庆社会整体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红色理念、公租房建设等都已远远超过经济范畴。“重庆模式”就像“太阳鸟重生”,不仅对某一方面进行改革,更是结合重庆实际对重庆整个经济社会管理运行模式的一种新的超越。
  在重庆,欣赏由“重庆模式”演绎的音乐,有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你听,各种建筑依山而建,长江、嘉陵江交汇朝天门,山城夜景瑰丽辉煌,就像气势恢宏的交响乐,充满旋律感、立体感。你又听,城市细节景观及园林绿化就像典雅清丽的江南丝竹,显露民族感、精致感。你再听,四通八达的道路和气势宏伟的桥梁就像弦乐四重奏,散发流畅感、技巧感。你还听,历史悠久的城市文化底蕴宛如凌风傲骨的古琴乐,充满古淡感、厚实感。你再听,热爱生活、热爱家园的重庆人,就像他们在积极传唱的健康向上的红歌大合唱,洋溢着和谐感、幸福感、自豪感!
  “千里为重、广大为庆,兼收并蓄,是为重庆”,这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重庆市委书纪汪洋同志深情解读的重庆。“重庆模式”就像重生的“太阳鸟”,正如薄熙来同志所言:“行非同寻常之举,成后来居上之事”!这,可以说是“重庆模式”内在的精、气、神。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重庆为期一周的学习考察,重庆的历史、重庆的发展模式给予我们的不仅是一些直观上的感受,更多的是理念的提升,视野的拓展,同时也增强了我们为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