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群岛海洋民间信仰概述

作者:王文洪


    民间信仰是一种普遍的社会文化现象,它比正统的宗教更贴近下层社会,是民众精神信仰最为直接的表现,是具有民族民间特色的、反映民众精神生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舟山群岛的民间信仰是与海洋渔业生产、岛上的渔民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因渔业而丰富,因渔民而兴盛,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融入到了整个舟山群岛的民众生活,成为海岛居民共同的心理寄托,增强了他们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同时也在文化上成为了舟山群岛一种典型的海洋非物质文化遗产。本文运用田野调查所得的资料,对穿插在渔民生活中的民间信仰进行分析探讨。

    长期以来,渔业就是舟山群岛的主要产业,大部分的舟山人以渔为业,捕鱼的丰歉关系着他们的生存。而海洋却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以海为生、以海生息,势必会经常遭到突如其来的凶险,以及人为力量难以与之抗衡的灾难。哪怕到了科学技术十分发达的现代,也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抵御海啸和风暴,更何况处于生产力低下的自然经济时代。以布帆木船与海相争,一旦遇到风暴,真可以说是以卵击石。大海的凶险更显得生命的脆弱,海岛居民企盼一种超自然的力量来战胜自然、维系生命的愿望比其他内陆地区的人们更为强烈。在这样的背景下,民间信仰适时地出现在了渔民的生产生活中,安抚了他们疲惫的精神,给与他们继续前行、漂泊大海的信心。对于海岛的渔民们来说,一切与海有关的事物都套上了神般的光环,甚至包括海洋中的生物、礁石甚至是每日起落的潮水。

     一、潮水

    海岛人生于海长于海,对一日两度涨落的潮水格外关注。渔船要出海捕鱼,必须熟悉汛期和潮水涨落时辰。要想成为一个好的船老大,就要对潮水的涨落了如指掌。

    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舟山渔民为潮水在农历日期中的涨落时刻编了歌谣:“初一月半昼过平,潮水落出吃点心。初五二十潮,早晚落半潮。初八廿三早夜平。十二、廿七鸡啼涨,潮到埠头大天亮。南洋无浪洋,捕鱼等涨落。抲鱼人勿读四书五经,也晓得涨水时辰。”①渔业生产与潮水如此亲密的关系,使潮水在渔民的眼中变得具有灵性,他们认为潮水涨落是推潮鬼在海底推动磨盘而引起的,如果人死在海上,尸体捞不回来,但是他的灵魂可以通过潮水送还到亲人的身边,由此产生了“潮魂”——这种招魂的巫术仪式。

    除了认为海潮有送归魂魄的能力外,舟山渔民还认为,潮起潮落是时辰吉凶的风向标,涨潮的时候则是行事最为有利的时候。这种经验无疑是来自渔业生产,旧时,不论是渔船或航船,开船都得“候潮水”。一旦涨潮,渔民就飞快赶往船埠头去开船,俗称“开洋”、“赶潮水”。因此,结婚、造屋破土、新店开张等选吉日时,就要把涨潮汛期当作重要因素,如农历每个月的朔日、望日等大潮汛时期。而到了具体的日子,则要选一天中的吉时,选择吉时的重要标准,就是潮水涨到最高位时。比如竖屋上梁的时辰拣在涨潮时分,就可以代代发迹。新店开张,选在涨潮时分,就会“春风洪潮,财增百万”。死人落殓进棺材以及出丧,选择涨潮时分,以求得子孙后代“发丁”、“发财”。各家在春节前请“太平菩萨”的祭祀中,也要选择涨潮的时候点燃香火。

     二、礁石

    与潮水一样,礁石也是渔民在海上随处可见的物体。在舟山群岛林立的岛礁之中,舟山渔民自有一个区分小岛和礁石的理论:有土的是岛,没土的就是礁。礁石是航行中的安全隐患,在造船水平还不发达的时候,渔船在海洋中触礁就如同死亡,因而礁石是可怕的。但同时,礁石在渔民的眼中又是可爱的,因为渔民出海捕鱼不像政府的官船出航,有描绘细致的海图可以参考,过去舟山渔民只能凭借经验和自己的记忆来判断渔船的行驶路线是否正确,一望无垠的海面很容易使人迷失方向,而礁石则是海面上用以判断方向的路标。

    比如岱山岛北部,有一个椭圆形、长宽都不足半里,高出海面二十余丈的礁石,岱山岛人称其为下蓬山,又叫憋蓬山或铁墩山。这座小小的岛礁历来被视为岱山的首山,而岱山岛的渔民和外地的航海者又都把它当作神山一样崇信,其原因就是源于它的指示功能。据老渔民说,不管南来北往的船只,只要在视力所及范围,就能清楚地看到下蓬山,即使比它更大的山,在与它并列或者离人更近的地方,也是先由下蓬山进入人们的视野。遇到雨雾天,其它岛山都隐没了,唯能看见下蓬山。更为神奇的是,这座山越从远处看,体积就越大。民国时汤浚著的《岱山镇志》上也记载了该山的神奇:“闻之航海者云,由长江出来至羊山洋面,岱山诸山均未见,鳖蓬山独先表出,且愈远愈大,其形方正如铁墩。然故舟山又称为铁墩山云。”②如此出奇的指向功能,如同有神力相助,使航海者不迷失航向,安全到达彼岸,由此被人们所崇拜。

    三、海鱼

    鱼,自然是渔民所见的海中最多的生物。对于渔民来说,对鱼的信仰就像是与生俱来的,鱼是渔民养家糊口的主要物质基础,因此他们热爱鱼,也崇拜鱼。无论是开洋、谢洋时祭拜海神,还是逢年过节祭祖供菩萨,鱼总是必不可少的祭品,或是鲜鱼或是鱼鲞,如墨鱼鲞、黄鱼鲞之类。下网捕上的第一条鱼,也必须先供船神。

    以往四、五月份,舟山嵊泗洋面,往往有大批海豚过海,领头的是条大鲸鱼,渤海湾称之“龙兵过”,岱山渔民称之为“龙王巡海”,称大鲸为“乌耕将军”。“乌耕将军”露面是渔业丰收的吉兆,不仅禁捕它,各小岛还敲锣打鼓,欢迎它们的到来。

    过去每年春节海岛上都是敬鱼神,舞鱼灯,并要唱鱼歌。如舟山的《十二月鱼》名调,从“正月虎鱼象团箕,二月鳌鱼背脊乌,三月鳅鱼尾巴红,四月狗鳗两头甩……”一直唱到“十二月带鱼两头尖”。还有许多鱼谣、鱼谚、鱼谜。“黄鱼咕咕叫,虾潺张嘴笑,带鱼象银剑,鲳鱼把扇摇”③等等。

    在渔民的心目中,无论哪种鱼都有自己的头领,如带鱼,就有“鳇带”,即带鱼之皇。以往不管哪方渔民捕到它,都是敬若神灵,不吃不杀,也不卖,大多放生,让它回归大海。同时不杀海龟也是渔民自觉执行的“法规”,在渔民的心目中,龟蛇同尊,蛇在海岛就是龙的代表,而龟则是长寿吉祥的代表,如果伤害他们是会妨害渔船和渔民们海上作业的安全的。而且海龟被捉上岸后,一般都会流泪,据说被放回大海后还会回头三望,这也是渔民们认为海龟有灵性的原因,使得海龟更受尊重。

    四、海龙王

    龙对于舟山群岛来说似乎是个出现在情理和意料中的偶像,但是对于舟山渔民来说,他们对于龙的感情是非常特殊的。最大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们把龙分成两种:龙王和龙,而且赋予了它们不同的性格品质——凶残和善良,并对它们抱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憎恶惧怕和喜爱亲近。

    龙王是海洋中最令渔民们感到恐惧的神。渔民们认为,龙王是海的统治者,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海龙王手上,唯有向龙王祈求才能避祸趋福,对龙王的崇拜,代表了岛民对大海、对自然的敬畏。然而从感情上来说,渔民们对于海龙王的态度是憎恨、恐惧多于崇敬。尽管人们供奉它,祭祀它,但在传说中,海龙王则是一个暴虐、凶残,处处与人作对的神祗。渔民们的这种态度也许是源于对狂风骤浪中夺取渔民性命的海洋的憎恶。因此在《龙王输棋》中,海龙王是一种无才无德的形象,在《老大斗龙王》中,龙王是凶残暴虐的形象,可以说,在一系列流传于舟山群岛的龙的传说中,龙王从来都不是善类。看来人们无法像对其他的神一样,出于衷心地敬仰它。这也许正可以解释尽管渔民们祭祀龙王,却从来不把它请到船上来作为保护渔船的船关菩萨。

    五、渔船

    舟山渔区有句俗语说:“三寸板里是娘房,三寸板外见阎王”,这三寸板指的就是船。海洋渔船是渔民们安身立命的工具,也是在海中为自己抵挡风浪,生死与共的最重要的伙伴。因此渔民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自己的渔船,渔船在他们的心目中不仅是朋友,也是一个移动的偶像,他们把船称为“木龙”,希望它像龙一样,在海上能驱邪除妖,抗御狂风恶浪,能帮助他们顺风顺水捕到鱼,平平安安回家与家人团聚。

    渔民们对兴造新渔船十分讲究,首先要选择一个黄道吉日开工;上梁头(即称龙骨)时要披红挂彩,放炮仗;新船造好以后用红布封住“船眼睛”,然后将渔船打扮一新,披上彩带,在船尾贴上“海不扬波”的横幅。等到良辰吉日要下水出海时,再揭去封眼红布,称之为“启龙眼”,犹如菩萨开光,仪式非常隆重,新船下水出海,渔民俗称“木龙赴水抛馒头”。此时,除了敲锣打鼓,鸣放鞭炮外,船主要站在船头向大海抛馒头,而且抛得越远越高越好。远,意味着木龙前程远大;高,寓意捕鱼产量年年高。据说,抛馒头时,船主还要唱“木龙”曲:“新造木龙驶大海,八路神仙护航来。寅时开船卯时发,一网装重双满载。一双馒头抛过东,东边二条活蛟龙。青龙随船保太平,黄龙护船多顺风。”④下海之后,往往先驶往普陀山烧船香,并取得印有大红佛印或写有吉祥话的旗蟠悬挂在船上,以求丰收平安,之后每年都要去普陀山烧船香。

    六、船关菩萨

    船虽然是木龙,但是毕竟是渔民们自己封的名号,不过硬。在海上万一出现紧急情况,还是得靠有正式“驾照”的神祗。但是神祗在岸上,船上出了事却是一刻也不能耽搁的,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神请到离自己最近的地方——船上。

    过去舟山群岛打造的新船,都设有神舱,俗称圣堂舱。神舱之门额或两侧,都有红绸或黄绸制成的布帘,帘上书写或刺绣着“船关菩萨”以及“风清浪平”、“顺风得利”等吉祥祈语。神龛中供奉的都是舟山人认为可以庇佑其平安的海神,舟山人叫作“船关菩萨”,或“船老爷”。舟山渔船上的的船菩萨有许多,比较有影响力的大约有以下几位:

    第一,观音菩萨。常年在风口浪尖上搏命的舟山渔民对观音信奉,并没有什么宗教的理论作指导,即他们并不读佛典佛经,自然也不分流派。只有在九死一生、千钧一发之际,比如大风暴将要掀翻渔船,或在洋面上遇到了海盗时,才觉得需要向观音菩萨祈祷。这时渔民们会在甲板上跪拜,并“罚大愿”,当然这种“愿”的代价是十分大的,比如重修菩萨金身,重修庙宇或立誓终身吃斋等。

    第二,天后娘娘。舟山群岛虽远离湄洲岛,但它是东海的中心渔场,福建渔民一年四汛大半时间在此劳作。如沈家门,作为福建渔民的集居地,鱼汛旺季时多达3万余人。嵊泗列岛的嵊山岛,更是福建渔民在冬汛捕带鱼的主渔场。由于此因,福建的妈祖信仰必然随船流布,四方扩散,被舟山渔民所接受。另据调查,福建渔民有个习俗,除了船上供奉妈祖外,每到一地,因供祭和屯积渔具之需,必定上岛建庙,以延香火。旧时舟山的天后宫,大多为福建渔民筹资所建,从民国《定海县志》“县属天后宫一览表”中所见,当时舟山群岛共有天后宫38处。

    第三,羊府大帝。“羊府”在东海渔民的心目中是与“妈祖”齐名的海神,是舟山渔民兄弟祈求、寄托海上捕鱼作业顺风顺水、太平无事的希望所在。相传在乾隆年间,舟山有位船老大,也姓羊,此人在海上多次救助遇难兄弟,其为渔民兄弟解困济贫、救苦救难的行为有口皆碑。他死后,渔民兄弟认为他是玉帝派来救助渔民的海神,掌管海上的生死,于是舟山岛上各处都建羊府宫,敬奉其为神灵。

    第四,关圣帝君。关圣帝君,即关公。海上捕鱼受到自然环境的制约,需要群体的团结协作,渔民们的团结协作需要彼此讲义气,而重义气的关公自然也就成了他们崇拜的偶像,保佑同一渔船上的人能齐心协力地投入生产。同时,关帝爷又是一个武财神,因而供奉他既有义,又有利,自然受到渔民们的青睐。

    另外还有像财神,保佑多打鱼、捕捞丰收的神;千里眼、顺风耳,保佑航程顺利的神,一般供祀在“船关老爷”、“船菩萨”两旁;东钱湖渔民出身、舟山人海洋捕鱼的鼻祖“里湖老大”;宁波镇海县一位勇斩蛇妖安知县,岱山人称其为“安海神爷”;普陀东极庙子湖上曾燃簧火,为渔船导航的陈财伯;造船能手鲁班;捕鱼能手杨甫老大等等。

    总之,舟山群岛渔民的生产生活总是与一定的民间信仰联系在一起,这是由渔民所从事的渔业生产的危险性决定的。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民间信仰其实更多地充当了一种民众精神和心理的自我协调剂,在适当的时候给与渔民安慰和支持。今天,民间信仰中保留了许多关于渔业生产和渔民生活的历史记忆,尽管这种民间信仰有一定的负面效应,但它仍然构成了舟山海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得到有效的保护和合理的利用。

 

 

注释:

①沈立恭、张岳程,岱山风暴谚语和潮水口诀,《岱山文史资料》(第四辑)第201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

②汤浚,《岱山镇志·志山》,1918年

③《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舟山市歌谣谚语卷》,第324页,舟山市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1989年

④《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舟山市歌谣谚语卷》,第297页,舟山市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1989年

 

  本文选自《舟山海洋文化知识读本》又名《舟山群岛文化地图》,北京:海洋出版社,2009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