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舟山岛民内徙的历史起因

作者:阿 能


志书上记载有舟山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明洪武十九年(1386),明太祖朱元璋因听信开国功臣征南将军汤和(1326年~1395年)之片面奏词,下旨命汤和经略海上,遣昌国46岛30000余居民入内地,一时岛上士民流离失所,人心惶惶。后有岛民王国祚进京面圣,力陈昌国不可迁涉,翁州不可弃守之理由,朱元璋听之后认为国祚说得有理,采纳了他的意见,因而昌国有8000余人方得以留岛安居。究舟山岛民这次内徙的历史起因,还得从朱元璋、汤和、方国珍三人说起。
    
    起因一说与汤和直接有关。汤和是明代初年开国功臣,又是朱元璋的同乡,因随朱元璋南征北战,屡立战功,被授封信国公。明太祖朱元璋谋解诸将领兵权时,首先上书归返故乡。他自幼与朱元璋为同乡好友。元至正十二年(1352)参加郭子兴农民起义军,后以功授千户。十四年,在滁州击败元军,升管军总管。次年,从朱元璋取和州(今安徽和县),渡长江,克太平(今当涂),俘元义兵元帅陈埜先,战集庆,攻镇江,进平江,迫方国珍乞降等,功劳显赫。由于明朝初年一度没有漕运,完全依靠海运,因而“洪武元年(1368)二月,命征南大将军汤和提督海运”,汤和征闽还师提督海运,军抵昌国,遭兰秀山叶希戴、王子贤等所袭,失两指挥,汤和大怒,一定要剿灭叶、王,保证海运军粮畅通。次年四月, 汤和部将吴祯率兵平定叶、王。因舟山的战略地位需要,洪武二年(1369)昌国州改为昌国县。洪武十二年(1379)置昌国守御千户所;至十七年置昌国卫。洪武十九年(1386),朱元璋命汤和经略海上,因汤和长期提督海运,熟知海况,又兼极度厌烦“内扰”、“外患”。所以在奏词中一再强调了昌国孤悬海中,物产贪乏,人口稀少,易于聚盗,海道难守,“内扰”难控等理由,而岛民内徙有益于控管百姓。另一方面的理由是实行海禁,昌国作为战略要地,单纯屯兵设寨,有益于控海道,防御倭寇之“外患”等。(“外患”是指沿海倭寇的骚扰。“数侵掠苏州、崇明,杀略居民,劫夺货财,沿海之地皆患之”。防御倭寇只不过是实行海禁的一个的借口而己。这正符合明太祖朱元璋“闭关锁国”的治国理念。要是汤和不急于片面呈奏,朱元璋虽有思想准备,但一时还下不了禁海的决心,一见汤和呈奏,认为正是时机,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下旨实行海禁了。这里面可见汤和的呈奏作用之大。)
    
    起因二说与方国珍(1319~1374)间接有关。他是台州黄岩(今浙江黄岩)人,名珍,字国珍,又字谷珍。原以贩盐海运为业,于元至正八年(1348年),聚众数千人造反,劫夺官府漕粮,攻打浙东沿海州县。至正十五年(1355)攻占昌国州,时有义军二十余万,拥巨艘千余,据海道、阻绝粮运,元人由困至亡,成为威慑元朝之强大义军。后向朝廷投降,不久又反。以后屡降屡叛,以谋取高官。先后任海道漕运万户、江浙行省参政、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江浙行省左丞相等职。据有庆元(今浙江宁波)、温、台三路六州十一县,成为割据一方的势力。但都被朱亮祖和后到的征南大将军汤和拿下。至正十五年(1355)春,方国珍率兵攻占昌国州,达鲁花赤高昌帖木儿战死。十九年(1359),他只得降朱元璋,被授任为福建行省平章。同时继续接受元朝封职,并不断由海路运粮食接济大都。二十七年(1367)九月,朱元璋部将朱亮祖攻取台州、温州。十一月,汤和下庆元(今浙江 宁波),方国珍逃入海中,不久为廖永忠所败。十二月,方国珍又折大射两员,失战船25艘,在走投无路下(一说方是为了“保境安民”所为),只好率卒九千二百人,水军一万四千三百人,官吏六百五十人,马一百九十匹,海舟四百二十艘,粮一十五万一千九百石,投降朱元璋。次年正月,汤和与廖永忠擒获陈友定,平定福建。洪武二年(1369年)十月,方国珍被授以广西行省左丞,不至官,食禄于京师。后病死于应天(今江苏南京),这是另事。但他占据昌国十二年之久,据海道、阻绝粮运,“天高皇帝远”,朝庭难以控制和管理。为了防止“洋屿青,出海精”的之事端再现(“洋屿”, 指台州洋屿山;“海精”指方国珍),以及其他“内扰”,所谓“内扰”,是指盘踞在东南沿海地区的反明势力,他们集结部属数十万,船只数百艘,独霸一方。方国珍投明后,明庭怕方部等死灰复燃,为了消除后顾之忧,这也是导致昌国岛民内徙的间接起因之一。如对方国珍部将定海马岙平石岭陶家人陶回孙(约1451~1541,字肃之,宋代临安尹)之玄孙(不知其名,在元至正年间投方国珍部反元,至正十五年(1355)方部攻占昌国时他已成为得力部将)等也是一样。明洪武二年(1369),明庭以方国珍部故官例被遣徙至安徽凤阳,这也是一例。
    
    起因三说与明太祖朱元璋最终拍板决定相关。明朝建立后,各地官吏纷纷向明政府告具各地荒凉情形,如中原地区处处是“人力不至,久致荒芜”(《明太祖实录》卷一百四十八),积骸成丘,居民稀少”(《明太祖实录》卷一百七十六),“多是无人之地”(顾炎武《日知录》卷十),累年租税不入”(《明太祖实录》卷二十一),劳动力严重不足,土地大片荒芜,财政收入剧减,直接威胁明王朝统治,就连朱元璋也深知:“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辟,户口增,此正中原之急务”(《明太祖实录》卷二十五),于是采纳了萄州苏琦(《明太祖实录》卷五十),户部郎中刘九皋(《明史.食贷志》),国子监宋纳等人的奏议,为维护明王朝的封建统治,决定了移民屯田的战略决策(《明太祖实录》),一场大规模的历经数朝历史50余年的移民高潮就开始了。明朝洪武年间,开始大量移民,农业生产刚刚有所恢复,又发生了“靖难之役”,四年的战争又加剧了中原地区的荒凉局面,为此仍又有永乐迁民之举。洪武十九年(1386),朱元璋命汤和经略海上,汤和自当列举遣昌国岛民入内地的种种理由,呈奏朱元璋。又兼朱元璋他下旨在大陆上也推行迁徙富民之令,在全国实行里甲制,编订赋役黄册和鱼鳞图册,加强对土地和人民的控制。你区区海岛徙民之小事,再说又是合朱元璋本意的,所以汤和一奏即成,朱元璋遂依汤和所奏,下旨遣昌国岛民入内地,同时也实行严厉的海禁政策,规定“片板不许下海”。次年6月废昌国县,置昌国乡,徙昌国卫于象山县内天门山。舟山置中中、中左两千户所,隶昌国卫。(要是朱皇帝没有把明帝国紧紧锁在封闭的大陆体系中的念想,不去理会汤和所奏,那末,昌国岛民也肯定不会迁徙于内地,因此说岛民内徙和海禁一样,朱皇帝是起到最终决定作用的。但朱元璋万万没有想到,适得其反。明代是中国历史上海禁最严的时期,也是走私与海盗倭寇危害最甚的时期。明朝的海禁和内徙断绝了对外贸易,使东南沿海的许多百姓无以为生,导致一些商人勾结倭人武装走私,进而抢掠,这是为倭寇之祸的最初起因。当然,这也是朱元璋为了出于政治上需求的初衷。洪武初年,明庭建立不久,政权尚未稳固,百废待兴,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统治者急需解决的问题。朱元璋面对“内忧外患”的双重压力,不得已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