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海岛礼仪习俗的历史渊源与演变

作者:金 涛


舟山海岛的礼仪习俗,包括人生、节庆和交际。人生仪礼是指人的一生中几个重要环节所经历的具有一定仪式的行为过程,即诞生、结婚、做寿和丧葬。此外,标明进入重要年龄阶段的一年一次的生日庆贺活动,亦可视为人生礼仪的内容。舟山的节庆礼仪,主要指传统节庆。交际,是指海岛人在日常生活中的交际行为和礼制。
    
    我国是“礼仪之邦”,礼的起源可追溯到远古时代原始宗教的祭礼活动。《礼祀·礼运》中曰:“夫礼之初,始渚饮食。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鬼神”。许慎曰:“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王国维在《观堂集林》中亦云:“金文的礼字,左边是神,右边是行礼之器。”为此,郭沫若考证:“礼是后来的字。在金文里我们偶尔看见有用丰字的,即在一个器皿里盛着两串玉贝以奉事于神,”这就是《盘庚篇》所说的“具乃贝玉”。后来,郭沫若还说过这样一段话:“礼之起,起于祀神,故其字后来从示,其后扩展而为对人,更其后扩展而为吉、凶、军、宾、嘉的各种仪制。这都是时代进展的成果。”由此可见,礼起源于原始信仰和祀神活动,其后扩展为各种仪制,包含人生节庆和交际仪礼。直至现在,海岛上所形成的各种礼仪机制,其源头无不与我国古代敬鬼神的祭祀活动相关联。
    
    一、舟山礼仪习俗的历史渊源
    
    世界上的万物,都有它发生和发展的缘由。舟山海岛虽远离大陆,孤悬海外,但大量资料表明,舟山的礼仪习俗,、除了本土文化特征外,更多地体现与大陆类同化的特点。
    
    例如人生礼仪。中国的传统婚礼始于周朝,又称周礼,通称“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古代纳采是婚礼程序的开始,“采”即采择,通常谓之选择媳妇。纳采的礼物,最早为雁,日后也有羊、鸡、酒等礼品。但舟山海岛有所不同,往往用两条大黄鱼相送,寓意为金黄闪亮,婚姻美满,成双成对、多子多福之含义。但基本程序和理念则是完全一致。再如“请期”,即男家向女家询问迎娶的日子,海岛上称“选日子”,又称“吉日良辰”,即为“婚期”,一旦选定,不能更改。
    
    在古代,大陆上嫁娶之“婚时”多选在春天。春天是天地交泰、万物化育的季节,尤以仲春二月为佳。《周礼·媒氏》中曰:“仲春二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汉代,还把二月称为“婚月”。其中缘由,《白虎通义·嫁娶》中曰:“嫁娶必以春者。春,天地交通,万物始生,阴阳交接之时也。”这是古代阴阳五行学说在婚礼中的反映和渗透。
    
    无独有偶,每逢春节前后,海岛上鞭炮连声,花轿临门,结婚喜酒,应接不暇。
    
    其实,海岛上的葬礼亦基本如此。《礼记》中载,古代葬礼的程序有20余项,至今常见的有六项,即“哭丧、停尸、小敛、大敛、听卜和出柩。”《周礼》云:“始卒,主人啼,兄弟哭,妇人哭踊。”所谓主人即丧家主事者,与死者关系最为密切,心中最哀痛,哭而无声谓之啼。兄弟次之,哭而有声,表示情谊。唯有妇人,不仅要哭,还要足不离地的跳,谓之“踊”,俗呼“顿脚”。如在“小敛”时,即为死者穿寿衣,女主人要“凭而踊”,即靠着遗体不住的顿脚、哭号以示悲痛。这使人联想到海岛的葬礼。谚语云:“生儿为了吃吃,生女为了哭哭。”其意谓:生个儿子,长大后要供养父母伙食。生个女儿,就是为了父母死时,下功夫的哭踊,所以,我们在海岛所见的“哭丧”情境,与古籍记载一模一样,并与大陆内地一脉相承。
    
    再如节庆礼仪。我国的传统节庆,经历了一段漫长历史。乌炳安教授在《中国民俗学》一书中云:“岁时源于古代历法,节日源于古代季节气候。”在殷墟甲骨文中,已可看到古代的历法纪年,而在古文献《逸周书·时训》中,就有二十四节气的记载。
    从我国传统节庆的历史脉络审视,先秦时期为萌芽期,汉代为定型期。二十四节气订入历法,始于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当今流行的重大节庆,在汉代已全部定制。
    
    当然,传统节庆的形成和发展,有众多因素:一是生产节气与农事祭祀。其中,所谓“节”,是对岁时的分节,而在两个节气的交接日,则逐步转化为节日,并有相应的祭祀仪式和娱乐宗教活动。二是宗教节日与民俗节庆的重合。如十月初八“腊八”节,在舟山海岛秦汉以前是农猎祀日,主祀门神、户神、宅神、灶神、井神五大神及祭祖。汉朝后,由于佛教的渗入,十二月初八为释迦牟尼得道日,在这一天要诵经拜佛,并用精良的谷米与干果做粥供佛,称之“腊八粥”。舟山至今仍有此俗。再如“三元”节,即正月十五上元节、七月十五中元节,十月十五下元节,原本是一般性岁时节日。但因有道教的介入,说正月十五是天官的生日,七月十五是地官的生日,十月十五是水官的生日。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于是乎,宗教活动与民俗祭祀结合在一起。其中中元节,除道教外,还有佛教的渗透,添加了地藏王地狱救母的情节,成为追荐祖先的祭日,在舟山,称之“盂兰盆会”,俗呼“鬼节”。三是神话传说的融入。我国传统节庆的形成,最早源于古人的农耕文化和原始崇拜。但是,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原始信仰日渐衰弱。汉朝,则是个转折点。此时,需要用新的理念和内容对传统节庆重新诠释,于是神话传说的融入成了需要。如七夕节中的牛郎织女,原本是古人崇拜的两颗星座。但到了汉朝,人们把两颗星座拟人化,产生了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并在舟山有“穿针乞巧”、“祭瓜果”等民间习俗,使之成为泛文化型的传统节庆。其实,舟山的八月中秋吃月饼,端午吃粽子,均源于神话“嫦娥奔月”和“屈原投江”的历史传说,都是在汉朝及魏晋南北朝后才有的。四是古代人的数字崇拜。如正月正、二月二、六月六、七月七。尤其是舟山的三月三正清明和九月九重阳节,均是由数字重叠而成为重大节庆的。在古代,“九”是“阳数”,又是“极数”,是民间信仰中最具崇拜含义的神秘数字。如天之高为之“九天”,地之极为之“九泉”,皇位之重为之“九五之尊”等等。五是古代帝王的参与和推崇。如元宵夜观灯节,始于汉代。传说汉武帝久病不愈,采纳方士谬忌的奏请,在甘泉宫中设立“太一神祀”,并在十五夜盛张灯火,通宵达旦祭祀“太一”天神,从而形成正月十五张灯结彩的习俗。隋炀帝时,风尚尤盛。《隋书·音乐志》载,每逢正月十五,隋炀帝都要在皇城端门外设下数里戏场,调集数万人,“盛装彩服,通宵歌舞”,使元宵行乐的习俗更加强盛。唐时,“百枝灯树,千炬红烛”。宋代,一盏“鳌山灯”长达48米,花灯、烟火、杂技,层出不穷。发展到元明清直至当代,元宵夜舞龙、舞狮,观灯、演戏,举国同庆,热闹非凡,业已成为舟山乃至全国的最大节庆之一。
    
    次如交际礼仪。古人曰:“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而吴越地区历来有“侠义,豪爽”之古风。为此,’舟山海岛在人间交往中,充分表现了“热忱待客,礼让于人,济贫扶困,乐善好施”之礼俗。
    
    由此得出一个重要结论:舟山海岛的礼仪习俗,虽有海岛文化和海洋文化的特殊性,但其源头则传承于大陆,尤其是浙东和温台地区。
    
    二、舟山礼仪习俗的传承与演变
    
    舟山海岛的礼仪习俗,虽说是从大陆传承到海岛,并有一个吸纳和演变的过程。但其中的特点和原因,具体的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海岛先民与大陆的亲缘关系。据舟山的出土文物考证,舟山先民来自距今约6000年左右的河姆渡人。当然,移民东渡并不限于河姆渡时期一次。也许,早在河姆渡时期之前已经多次发生过。河姆渡时期后,因各种原因,如吴越春秋百越族迁移时,有部份迁至舟山,称之“东海外越”。秦汉唐宋,因战乱,因灾荒,就会有大批大陆先民横跨海峡移民到海岛。而这种移民性活动往往具有一定的规模。正如民俗学泰斗钟敬文先生所言:“人的根本属性是他的社会性。民俗文化的产生,离不开人类的群体活动。”为此,随着人流群的移动,大陆移民必然把大陆内地包括浙东、温台、闽南及至江苏、山东等地民俗传承到海岛,成为海岛礼仪习俗的主要基因。二是海岛历史事件与民俗流布关系。流布性又称扩布性,是指民俗文化在空间中的横向传播。例如古代农民海上聚义,或是海禁后海岛展复。东晋隆安三年(399年),“琅琊人孙恩在舟山岛起兵反晋。元兴元年(402年)三月失败。”据说,孙恩统兵20万,是古代海岛史上第一次发动声势最为浩大的渔农民起义事件。那末,这20万的起义军那里来的呢?《鄞县志·大事记》曰:“孙恩的农民军20万人由会稽来。占领大浃江口(甬江口)。朝廷遣官军狙击,农民军退至本县海边”。这里所指的“海边”,即古之定海。这就是说,孙恩揭竿起义是汇集了宁绍一带的浙东农民攻打宁波,兵败后退至定海,而孙恩的义军多达20万人,必非绍兴一地之民,无形中汇集了江南各地之民风,随着义军的入岛,扩布到海岛民众之中。如海禁。舟山海岛大面积的海禁事件,有史可查的有两次。第一次是明洪武十九年,第二次是清顺治十四年。但“海禁”解禁后,原迁居浙东、温台一带的岛屿居民,随着海岛的复建而返回原地,同时,也把大陆内地的礼仪习俗传承到海岛。三是岛岸交往与民间的传承关系。岛岸交往是指海岛居民为了贸易和购物的需要,直接从东海渔场或海岛进入大陆口岸进行民间交往的一种形式。可以这么说,舟山海岛的渔民几乎没有一个不到过上海,宁波和温洲的。这是因为:其一,岛岸之间仅一水相隔,驾帆行舟来去方便。其二,岛上居民,尤其是偏僻小岛,除了鱼之外,几乎所有的生活和生产资料均从大陆购得。其三,大陆的内地和港口,是海上渔捞水产品的主市场和投售地。由于这种特殊的依存关系,致使大陆和海岛的礼仪习俗,不断的互动流布,吸纳传播,并融为一体。
    
    但必须指出,即使同为舟山群岛,因地域方位的不同,他们所接纳和传承的习俗文化也不甚相同。如定海,因邻近宁波和杭州,传承更多的是越文化和浙东文化。而在历史上称为“江苏外海诸岛”的嵊泗列岛,则更多地接受了吴文化的影响。沈家门是福建渔民的集居地,闽南文化影响就更加明显。这就说明,舟山的礼仪习俗文化不仅有多种元素构成,并在传承过程中又带有各自的地域特征。而当它们与舟山的海洋文化融合后,产生了种种变异,从而形成了舟山独有的民俗个性。如舟山的诞生礼仪中,有个孕期禁忌,就很独特。如孕妇在生育前,要禁食切了头的黄鱼。说黄鱼是海龙王的将军,食之会得罪海龙王,生下的胎儿会生癞痢头或四肢不全。海螃蟹和海虾蛄更不能吃,吃之会因胎横而难产。鳖肉也不能吃,吃了会使胎儿短项。章鱼不能吃。章鱼全身无骨,生下的孩子无骨气。至于海蛤蚆鱼,皮肤疙疙瘩瘩,会使胎儿产下多疮疤。当然,这样做未必很科学,但却有海岛特色。再如婚礼方面,舟山有“新婚女子三日王,半副銮驾嫁新娘”及十里红妆、贺郎调等习俗,还有“小姑代拜堂、抱鸡入洞房”等海岛奇俗。据悉,海岛人对婚期非常看重,一旦选定,不能更改。但海岛人以捕鱼为业,未到结婚日子又不能在岛上等候。所以,当喜期之日,刚巧海上突遇风暴,新郎远在外海,不能及时赶回来,只得由新郎之妹手抱大公鸡代兄拜堂,这是大陆内地所未有。此外,舟山人还有做“九”不做“十”,以及“六十六,海龙王请吃肉”,“六十九,海龙王请吃酒”等寿俗。这是因为六十六岁是人生的一大关口,俗称“缺口”。度过这个“缺口”,人就平安了,为此要吃六十六块肉,为老寿翁增寿添力。至于舟山的“潮魂”习俗,即“潮魂”要在潮水上涨时的特定时间中进行。理由是潮水上涨时,失落在海上的游魂才能随潮而来,直至海滩,把死者的魂魄用法术就近招入稻草人中。这就是“潮魂”习俗的特殊成因。
    节庆礼仪。大陆内地是八月十五过中秋,而舟山则是八月十六,其缘由是沿袭宁波人的习俗。同时,根据海岛特殊的生产和生活环境,舟山人又创造了许多海岛独有的传统节庆。如春讯出海时的“祭海”,阴历六月廿三的“谢洋节”,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的南海观音朝山节,六月初一的龙王寿诞,三月廿三的妈祖生诞祭,“三月三,海螺爬上滩”的“采螺节”,“六月六”的浴海节,以及“铲贝节”等等。
    
    关于交际礼仪。舟山有“顺风船让逆风船,坐港船让下网船”的礼让习俗。有“一家有客,全岛招待”的待客习俗。尤其对老人、妇女和小孩,海岛人是特别的尊重和爱护。如古代海岛无定期航班,大陆乘客必须搭乘顺路返岛的渔船来海岛,称之“搭便船”。凡搭“便船”者,船上铺位,均礼让给老人、妇女和小孩,并在途中一日三餐,免费供应,直至到达彼岸。为此,“豪爽、侠义、乐善、好客”,成为舟山海岛交际礼仪的特定基调和人文色彩。
    
    这就是舟山礼仪习俗的源头传承和地域演变的发展规迹。
    
    三、舟山礼仪习俗的功能和意义
    
    舟山的礼仪习俗,综上所述,历史悠久,特色鲜明,并惊骇其内涵之丰厚。虽说难免有某些封建社会的烙印和糟粕,但主流,则体现了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与哲学意蕴。《礼记》曰:“圣人为礼以教人”。又云:“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未形,使人日徒善远罪而不知也。”可见,礼的主要功能是文治教化。我们从上述论证中,已可领略和认知其中之含义。
    
    当然,研究的目的是为了应用。笔者认为,在当前的特定形势下,研究和运用舟山礼仪习俗,具有以下四方面的重要功能和意义:
    
    (一)、舟山海岛礼仪习俗是“促进社会和谐”的文明支撑。首先,笔者认为,古代指向意义的礼,不仅是指具体的礼节仪式,还包含礼制等一系列制度、规定以及贯穿其间的思想观念。包含的内容远比民间的礼俗庞杂得多。相反,海岛人的礼仪习俗属于两栖型的民间文化现象。一方面渗透和表现在海岛的人生行为中,另一方面存在于海岛人的日常生产生活方式中。如海岛饮食中的祭鱼和食鱼礼仪,居住习俗中的造房礼仪,交通习俗中的行船礼仪,服饰行为中的穿戴礼仪及节庆礼仪中的活动礼仪,都是海岛礼仪习俗中的重要内容,并与海岛的政治、经济及海岛人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
    
    同时,从礼的本质高度审视,礼与法结缘已久。它是规定社会行为的法则、规范和仪式的总称,是约束海岛人的日常行为的准则。不论是衣、食、住、行等生活礼仪,还是人生礼仪和节庆及交际礼仪等等,都要按传统的规矩行事,具有一种法约性和软控性特征。例如舟山礼仪中的重阳节敬老,中秋节团圆,元宵节灯会和谢洋节休渔,均已约定成俗。这些,虽不是法规,但已成为人们日常行为的准则。
    其次,建设“和谐社会”,强调以人为本,团结和睦,平衡协调发展。而舟山礼仪中的许多礼仪,则充分体现了这一精神。如交际习俗中的行船礼让与热忱待客,节庆习俗中的除夕前“掸尘”和正月初“拜年”,人生习俗中的婴儿满月酒和老人祝寿酒等,均体现了海岛人“敬老爱幼”、“幸福美满”、“健康长寿”、“平安吉利”以及“丰衣足食”的良好祝愿之大众心理。这不仅符合“和谐社会建设”的要求,亦为人与自然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沟通,创造了良好氛围,成为和谐社会的润滑剂与粘合剂。
    
    (二)、舟山海岛礼仪习俗是“建设海洋文化名城”的岛城名片。舟山是海洋大市,海洋文化底蕴深厚,支系繁多,内容庞杂,涉及面很广。而舟山海岛礼仪习俗,则是舟山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上文叙及的舟山“十里红妆”及“贺郎调”习俗,虽说源于浙东地区,但其内容和形式,业已充满舟山的海洋特征和文化内涵。
    
    例如贺郎调。早在清朝,在陈庆槐的《舟山竹枝词》中,就有“大柯梅外迎新妇,小柯梅里贺新郎”之句。其词调,原为“花烛词”,源于新昌,后传入舟山演变为“贺郎调”。现今“花烛词”早已失传,而“贺郎调”在舟山却经久不衰。其礼仪有文场、武场两种,主角是新郎和新娘。整个贺郎过程,以一唱众和的形式进行。唱词多由领唱者根据房内的摆设、桌上的喜果、盆中的菜肴、新人的穿戴,即景编词,随编随唱,并要新郎新娘同时作出动作上的反映。如领唱人唱到“红烧黄鱼”:“春汛黄鱼咕咕叫,阿哥捕鱼赶早潮,捕来黄鱼红烧烧,阿妹吃了咪咪笑。”贺郎人就用筷子挟起桌上的黄鱼,硬要新郎、新娘对嘴尝鲜。如唱到“乌贼鱼”:“夏汛乌贼爬上礁,阿婆剖鲞累弯腰,新来媳妇真孝道,端茶送饭敬两老。”这时,新媳妇要起来向公婆,长辈行鞠躬礼,以示孝顺。由此可见,舟山的贺郎调,仅从唱词中已经区别于大陆内地,充满了海岛特色。2006年,在沈家门举办的民俗民间文化大会中,已有普陀文艺工作者把“贺郎调”与“十里红妆”搬上街头进行表演,使人们耳目一新。同理,与节庆礼仪相配合的舟山锣鼓、跳蚤舞、木偶戏等娱乐形式,则是以一种民间民俗的“诗乐”,是实施礼教的辅助手段。《礼记·乐记》中曰:“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是故情深而文明。”尤其是跳蚤舞,原是“祭灶”中的礼仪舞蹈。目前,上述礼仪娱乐均已列入国家级或省级非物资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成为舟山特有的岛城名片。
    
    (三)、舟山海岛礼仪习俗是“创造新兴旅游节庆”的宝贵资源。进入新世纪以来,舟山旅游业迅猛发展,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成倍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一批新兴旅游节庆的成功创建和举办。例如舟山国际沙雕节、舟山海鲜美食文化节、普陀观音文化节、岱山海洋文化节、嵊泗贻贝文化节等等。而这些旅游节庆的创建,无不与舟山海洋民俗及礼仪文化相关联。例如岱山的海洋文化节,其源头则是借鉴古代之“谢洋节”。海洋文化节中的“祭海神”、“读祭文”等仪礼程式,均是古之“谢洋节”的传统礼仪。当然,在借鉴过程中,聪明的岱山人,用现代理念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使之更具时代特征和可观性。再如沈家门民间民俗文化大会,其巡街表演中的众多文艺程式,亦是借鉴原有的节庆礼仪中的“舞”与“乐”,使之创造热烈的气氛。至于普陀观音文化节,则是在观音朝山进香节的基础上,予以推陈出新。无疑,舟山的海岛礼仪,业已成为舟山新兴旅游节庆的宝贵资源,并得到成功的开发和利用。
    
    (四)、舟山海岛礼仪习俗是“加强中外交流”的文化品牌。舟山的海岛礼仪习俗,不仅有舟山本土的文化特征,并因特殊的地域环境,与东亚及世界海洋国家均有相同和相通之处。这是因为舟山地处太平洋西海岸,是中外政治、文化、物质交流的中枢和前哨,尤其与日本和韩国。如时令节庆中的“端午祭”,造船礼仪中的“船灵祭”,出海礼仪中的“海神祭”,舟山有,日本和韩国也有。鲁迅说过:“越有地方性、越有民族性、越有世界性。”为此,以舟山礼仪习俗为品牌,把海洋礼仪打出去,从而加强中外文化交流,这是值得我们去尝试的一个新思路和新领域。
    
    舟山海岛的礼仪习俗,正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并越来越显示出她强大的生命力和人文价值。
    
    [参考文献]:
    
    ①《礼与传统文化》 王琦珍著,1995年5月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
    
    ②《东海岛屿文化与民俗》 姜彬主编,金涛特约副主编,2005年6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③康熙《定海县志》 舟山市档案局馆编,周圣化原修,凌金祚点校,2006年6月内部版。
    
    ④民国《定海县志·风俗》 陈训正、马瀛纂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