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五维思考

作者:张 健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历史任务。新农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已成为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全国人民的重大课题。如何理智而不发热、有序而不无章、健康持续而不大轰大嗡、大起大落地搞好新农村建设,我以为需要五维思考。
    
    一、深刻理解党中央关子“三农”问题深化的脉络
    
    重视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我们党的一贯战略思想。早在上世纪50年代,我们党就提出过“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概念。始于1978年的农村改革,至今已经历了28个春秋。在这期间针对改革不同时期面临的问题和阻力,党中央从1982年至1986年,连续5年出台了5个关于“三农”问题的“一号文件”,促进了“三农”问题的解决。
    
    近年来,随着改革的深入,“三农”问题出现新的情况。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增长缓慢,1997年以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明显扩大,目前仍高达3.2:l。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第一次正式提出了“统筹城乡发展”,而且将它放在“五个统筹”之首。随后,连续召开了两次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三农”从“基础”地位提升到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2004年9月,胡锦涛同志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明确提出“两个趋向”的重要论断,指出:“纵观一些工业化国家发展的历程,在工业化初始阶段,农业支持工业、为工业提供积累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但在工业化达到相当程度以后,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实现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协调发展,也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在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又进一步强调,我国现在总体上已达到“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阶段。2005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任务。与此相适应,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又连续发了3个“一号文件”。2004年“一号文件”,强调农民增收问题,主题是农民;2005年“一号文件”,强调农业综合生产能力问题,主题是农业;2006年“一号文件”,强调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主题是农村。
    
    据此可以看出,党中央对“三农”问题不是停留在零散的感性认识阶段,而是上升到系统的理性认识阶段;不是限于一般性的工作号召,而是进入实质性的实践阶段;不是某一领域、某一方面的实践突破,而是全面、整体的实践推进。真正把它作为事关全局性的重大战略问题来解决。
    
    二、全面认识新农村建设“五句话、二十个宇”的内涵与关联
    
    新农村的概念,在上世纪50年代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实质上是解决农民温饱问题。现在,提出新农村建设,有人则认为是“盖新房”。如何全面认识新农村建设的内容至关重要。
    
    党中央把新农村建设的内容,概括为“五句话、二十个字”。“生产发展”,是中心,是根本,是实现其他要求的物质基础;“生活宽裕”,是农民福祉的体现,是新农村的基本尺度;“乡风文明”,是建设新农村的思想基础,是精神文明的体现;“村容整洁”,是人居环境的要求,是新农村的外在表现;“管理民主”,是建设新农村的体制保障,彰显了对农民群众政治权利的尊重。这“五句话、二十个字”,既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五点具体内容,也是衡量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五条标准。它涵盖了新农村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既涉及经济基础,又涉及上层建筑,是党在农村工作的总体布局。它们之间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是一整块“钢”。
    
    在新农村建设的整体内容中,一定要突出“发展生产”的中心地位。经济是基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好比建一幢大厦,经济就是这幢大厦的根基。如果基础不牢固,再壮观的大厦也无从建起。倘若简单地把新农村建设理解为“拆旧房”、“盖新房”、“旧貌换新颜”,忽视生产发展,这只能是纸上谈兵。同时,还应看到,“五句话”中“乡风文明”、“管理民主”,彻底改变农民群众长期形成的“白天拿锄头、晚上靠枕头”等简单的生活方式和“新房一片、文盲不少、法盲常见”的状况,不仅需要生产的发展,还需要长期的文化、政治素质的积淀和提高,不是短期内就能见效的。只有全面领悟新农村建设“五句话、二十个字”的内容,才能克服“毕其功于一役”的心理和热衷于“政绩工程”的短期行为,使新农村建设健康发展。
    
    三、始终把新农村建设置于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的发展链条
    
    新农村建设必须有一种宽广的视野。要跳出“三农”自身抓新农村建设,始终把新农村建设置于当代共产党人正在推进的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的发展链条。用这“三化”的思维推进新农村建设;把新农村建设作为“三化”的重要环节。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工业化是社会进步的一种标志。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工业化进程首先发端于城市和工业领域,但也可以引起农业工业化的进程。工业化的显著特征就是用机器体系取代手工劳动,用社会化的生产取代小生产。把新农村建设置于工业化的发展链条,就是要用工业的技术武装农业,促进农业的机械化、良种化和化肥化等;用社会化的大生产逐步取代小生产,加快生产的专业化、协作化,推进农业产业化。当然,农业不仅要走工业化道路,还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
    
    城镇化是工业化的必然产物。历史已证明,随着工厂的出现、人群的集聚,必然加快城镇化的步伐。同样,随着农业生产的工业化、社会化、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等,也会推进城镇化的进程。党的十六大指出:“全面繁荣农村经济,加快城镇化进程”。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指出:“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把新农村建设置于城镇化的发展链条,不仅要减少农民、增加市民,更重要的是走城乡一体化的道路,转变发展战略和发展思路,从城乡分割、工农差别发展转向城乡互通、协调发展;搞好城乡产业结构调整,促进农村劳动力向二、三产业转移;搞好城乡规划建设,着力形成中心城市、中心镇、中心村一体化规划体系,等。
    现代化是个动态概念,时时打上时代进步的印记。它的涵义目前众说不一,但我认为最少包括工业化、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科技文化进步等。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没有农村建设的现代化是残缺不全的“跛脚”的现代化。把新农村建设置于现代化的发展链条,就要时时捕捉、紧跟时代进步的信息,加快新农村建设信息化进程,加大新农村建设的高新科技与人文文化含量。诸如,加快农业科技进步,实现农业机械化,提高广播、电视普及率,推广电子商务,加强人文精神培育等。只有这样,新农村建设才能与时俱进、活力永驻。
    
    四、倾心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则在新农村建设中的运用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农业现代化的过程,同时就是农业中的商品经济代替自然经济的过程,就是农业商品化、市场化的过程。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新农村建设要有政府调控与扶持,但政府不可能包办一切,一定要理智地将新农村建设中诸多问题的解决纳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取向的大背景下,倾心探索市场经济法则的运用。
    
    新农村建设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则的运用,需要研究探索的问题很多,这里择其要者列举如下。譬如,提高农产品的商品率,把农民由传统的自给自足的个体劳动者转变成商品生产者。再如,用现代企业模式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传统自然经济的做法,像豆腐房、榨油房、铁匠房等组织形式形成不了规模效益,必须代之以企业性质的农业产业化经营形式。这种经营是指农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经营。国际上把这一进程叫做“农业一体化”。它的微观载体,西方多为“农工商综合企业”,俄罗斯叫做“农工综合体”,我国常叫“贸工农一体化、产供销一条龙”。又如,要研究终端市场。产品能不能变成商品,增产能不能增收,关键要研究终端市场。计划经济时代,抓产业的顺序是“产、供、销”,以产定销;市场经济时代,抓产业的顺序是“销、供、产”,以销定产。只有注意终端市场的变化,农民才会获取最大收益。还有,《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提及的“逐步形成城乡统一的要素市场”、“加强农村现代流通体系建设”、“推进农村金融改革”、“推进小型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鼓励农民兴办文化产业”等观点和政策,都体现了市场经济的法则。唯有这样认识和对待问题,才能确保新农村建设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快速发展。
    
    五、见物更见人,切实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与实践. 认真研读新农村建设“五句话、二十个字”,人们可以看到字里行间及其背后活蹦乱跳着一个大写的“人”字。“生产发展”的主体是人,“生活宽裕”的立足点是人,“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根本落脚点也是人的素质。建设社会主新农村,不仅要注重基础设施的改变、人居环境的优化,更要透过“物”的现象看到“人”,切实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与实践。
    
    要充分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农民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体,而政府则主要起引导和扶持作用。中央提出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方针,坚持“多予少取放活”,加大政府财政投入的力度,是要强化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的责任,而不是包办代替,否定农民的主体地位。新农村建设的规则,基础实施的改造,村居环境的改善,支柱产业的确立,公共事业的发展,等等,都要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和创造,力戒强迫命令、强制摊派。要努力破除束缚农民自主创业的各种思想的、体制的障碍,使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得到极大焕发。
    
    要不断满足农民经济、政治、文化及和谐社会诸方面的需求与诉求。这是新农村建设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以人为本”的核心内容。按照新农村建设的要求,要拓宽农民增收渠道,促进农民持续增收,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要加强民主政治建设,坚持村民自治,完善村务公开和议事制度,使农民的各种政治诉求得以解决;要着力普及和巩固农村九年制义务教育,繁荣农村文化事业;要积极发展农村卫生事业,解决农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总之,使农民从新农村建设中切实得到实惠,享受到发展的成果,看到“以人为本”的普照之光。
    
    要大力培养造就新型农民。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农民,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面对黄土,背朝太阳”的农民,而是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但是目前这方面的差距不小。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国4.9亿农村劳动力中,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只占13%,而初中的仍占49%,小学及小学以下的占38%,其中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占7%。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按照新型农民的要求,从长计议,大规模开展农村劳动力技能培训,大力提高农村劳动力的综合素质。这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观点的必然要求,也是“以人为本”的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