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反对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

作者:王 中


2005年是我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在我国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和谐社会的征程中,我们决不应忘记日本右翼势力正在变本加厉复活军国主义,这既对我国构成严重威胁,也对亚洲和世界和平造成破坏。为了应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我们要把握时代的主流,在坚定保持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同时,一定要坚持反对日本右翼势力急剧复活军国主义的图谋和活动,为维护亚洲与世界和平作出不懈的努力。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德国政府同历届政府一样,以实际悔罪的行动向被德法西斯侵略的欧洲各国人民真诚道歉。可是,对照日本右翼势力,却一而再,再而三,对侵略战争的罪行非但没有悔罪,而且还变本加厉,做出伤害亚洲各国人民感情的事情来,恶化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的外交关系。
    
    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首先是美化侵略战争,宣扬“侵略有理”、“侵略有功”的荒谬谰言。他们通过参拜靖国神社,篡改教科书,歪曲历史,为日本二战的罪责公开翻案等等,公然为军国主义的复活招魂。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自2001年上台以来,就曾4次参拜供奉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14名甲级战犯在内的靖国神社,至今,他没有表示今后不再参拜。相反,小泉在5月16日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还指责:“别国不应干涉日本内政”。另一位身为外务大臣的町村信孝在6月6日 为小泉辩解,说什么“仅凭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就指责日本是军国主义,这实在不合逻辑。”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安倍晋三于5月28日在扎幌市一次演讲时,就大放厥词,露骨指出:“为了对为国捐躯的人表示崇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就是理所当然的,参拜是首相的责任。下一位首相也当然要进行参拜。”他还对我国吴仪副总经理取消同小泉首相的会谈,竟批评说:“不会晤持反对意见的国家的首相是妄自尊大的傲慢态度。”日本右翼势力坚持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妄想把参拜靖国神社经常化、制度化,“歌颂”他们的侵略罪行,以此来宣扬“侵略有功”,从而诱导日本国民今后投身侵略战争,为军国主义卖命。就在4月23日,小泉首相与我国胡锦涛主席在印尼举行的亚非峰会上举行会谈时,有百名日本众议员和内阁成员竞向参拜靖国神社。日本靖国神社就是一座宣扬日军侵略战争——中清、中日、太平洋战争的展馆。在靖国神社“游就馆”中,每天放映的纪实电影——《我们无法忘记》的解说词中,就鼓吹这种军国主义史观,说什么“远东小国日本能够不畏强国,展开大东亚战争,这是1亿国民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存亡,做出的悲壮决定,是一场绝地自卫战。”这个所谓的“大东亚战争”,就被靖国神社描绘成是日本“无法避免的战争”,是一场“自存自卫”之战,“是从欧美殖民地中解放亚洲各国的解放战争”。根据《靖国史观》的谬论,在这场“无法避免的战争”中阵亡的人,就被 奉为保家卫国的“英雄”。因此,日本的右翼人士正如安倍晋三所说,参拜是“为了对为国捐躯的人”表示“崇敬”,“是首相的责任”,从而大肆宣场“侵略有理、有功”的谬论。最近,有的日本人士建议新建追悼场所,却遭到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小泉在6月17日的讲话中表示:“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取代靖国神社”,“靖国神社是靖国神社”,实际上是认为另建立新悼念场所,却难以取代靖国神社的意思。
    
    为了使参拜甲级战犯合法化,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岡正宏在今年5月26日胡说什么:“东京军事法庭所列的甲级战犯在日本不再被视为战犯”,该法庭是“单方面的法庭”,“胜利的一方是对的,失败的一方是错的。这是没有根据的,没有道歉的必要”,这是在赤裸裸为战犯开脱罪责,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就是公开复活军国主义的信号。森岡原是一贯为侵略战争翻案的前国土厅长官奥野诚亮的秘书,这个奥野诚亮,就是在1995年竭力反对国会通过战后50年不战决议的所谓“终战50年国会议员联盟”的会长,所谓“终战”是不承认日本被打败,而只表示“结束战争”的语意。该联盟共拥有议员212人,他公然反对在国会决议中写进道歉等词句,奥野曾因狂妄发表否定日本是侵略国家而被迫下台。5月27日,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久间章生也继森岡之后发表了否定远东国际法庭审判结果,为甲级战犯开脱罪责的谬论。森岡等的讲话被媒体曝光之后,并没有引咎去职。可见,日本政府在复活军国主义的道路上已走得很远。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于5月28日严厉谴责这些荒谬言论,指出这“是对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的公然挑衅,是对所有遭受日本军国主义野蛮侵略深重灾难的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
    
    今年4月,日本文部省悍然审定并通过由日本历史教科书编篡会编写的,由扶桑社出版的《新历史教科书》,在出版前,已经引起受日本侵略的邻国政府首脑和广大亚洲各国人民的坚决反对。这是一部继2001年版美化日本侵略的教科书之后,更加反动,更加露国歪曲历史,妄图使日本在20世纪对亚洲各国的帝国主义侵略合法化的教科书。日本民间团体比拟它为“凶化书”与教科书一词的日语发音相同。这本书的“凶化”程度已到登封造极的地步,它极力宣场“亚洲支配观”、“日本中心观”,肯定日本发动的战争是“自存自卫”的大东亚型战,是为了亚洲各民族“解放”而战。教科书还把侵略我国的历次战争,描绘成是由中国寻衅挑起的,中国应负主要责任。例如,“九一八”侵吞我国东北三省,“是由于随着国民党统一中国的逼近,中国人反日运动的激化,造成不断发生妨碍列车远行和迫害日本学童的事件,从而使日本人受到迫害,才发生“九一八事变”。对1937年的中日战争,教科书说什么:“共产党潜入国民党内部,大肆推进将日本引入战争的破坏和挑衅活动。”以此来说明中日战争是共产党的挑衅才引发的。“芦沟桥事变是7月7日夜,在北京的郊外的芦沟桥发生了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天,中国方面继续开炮,进入了战斗状态。”这种歪曲历史的狡辩,在教科书中比比皆是。这本《新历史教科书》出笼后,日本文部科学省大臣中山成彬于6月11日还自鸣得意的“赞赏”,将“慰安妇一词从教科书删除的做法是正确的”,由于引起韩国人民的极大愤怒,日军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元在6月13日不得不出面说“慰安妇的确存在,表示道歉”。这本教科书的歪曲历史,美化侵略战争,我国和韩国人民都同声严厉谴责,日本政要非但不认错,反而百般辩护,前首相森喜朗竟说中国和韩国对历史教科书的批评“是吹毛求疵”。
    
    2005年2月,日本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公然在双方签订的协定中,确定台湾海峡是双方共同的战略问题,把台湾列入日本的“有事法则”之内,露骨地干涉中国的内政。据新华社今年5月12日报导,日本《朝日新闻》披露,美日政府12月决定着手制定针对台湾海峡“有事”的“共同作战计划等军事计划”和“互相合作计划”,并开始研究在驻日美军横田基地内,由驻日美军和日本防卫厅共同组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从以上活动来看,日本政府在美国的合作下,已公然插手台湾问题,他们干涉我国内政的企图已照然若揭。
    
    从去年以来,日本在我国钓鱼岛和东海有争议海域,已实行强硬对抗措施,制定了一套《西南岛屿有事对策方针》,表示要彻底打击“侵犯西南岛屿即我钓鱼岛以及冲绳本岛以西的其他岛屿的外国军队,并公然将钓鱼岛列入日本领土。在东海有争议海域,竟“授权”民间企业试钻开发油田,我国对此已表示坚决反对,此事仍在僵持中。
    
    总之,日本右翼势力为了复活军国主义,从思想意识方面大肆宣扬“侵略有理”的谬论,蒙蔽和愚弄日本国民,并在军事上加紧扩充自卫队实力,派兵去海外,明目张胆将台湾列入日本的所谓“有事”法则之内,公然干涉中国内政。日本右翼势力一再不顾我国政府和亚洲有关国家政府的忠告,确已走向危险的边缘。我国人民应百倍提高警惕,密切注视事态发展,坚持反对和制止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行动。
    
    二战以来,我国政府和人民十分珍视世界和亚洲和平来之不易,为了使日本的侵略战争不致在今后重演,我国政府审时度势,提出与日本“和平相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方针,至今仍坚持不变,一直强调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但是,我国政府也十分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决不能姑息迁求,而应坚决揭露和反对。为了应对这些挑衅活动,我国政府均本着中日长期友好的原则,坚决反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并寄希望于日本人民和朝野有识之士,共同制止日本右翼势力的猖狂活动。今年2005年4月23日,我国胡锦涛主席在印尼雅加达会见了日本小泉纯一郎首相,就坦诚指出近一个时期,日方在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上违背自己的承诺,背离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伤害了中国和亚洲有关国家人民的感情,已经引起我国人民和亚洲有关国家人民的不满和强烈反应,应引起日方深思。
    
    胡锦涛主席阐明了我国政府一贯坚持中日友好方针,指出中日关系发展历程证明,中日两国和则两利、斗则两害。中日关系搞不好,不仅对不起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和有识之士的长期艰辛努力,也必将损害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对此两国人民不会答应。胡锦涛重申中方发展中日友好合作的方针没有改变,希望采取切实措施,尽快扭转目前中日关系面临的困难局面,推动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在这次会见中,胡锦涛主席提出五点主张:一是严格遵守《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中日联合宣言》三个政治文件;二是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把对那场侵略战争表示的反省落实到行动上;三是正确处理台湾问题,日本政府多次表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希望日方以实际行动体现上述承诺;四是坚持通过对话,平等协商,妥然处理中日之间分歧,积极探讨解决分歧的办法;五是进一步加强双方在广泛领域的交流和合作,进一步加强民间友好往来,使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以上就是我国发展中日友好、解决双方分歧的方针和措施。
    
    在这次会谈中,小泉虽表示日方愿根据胡主席提出的五点主张的精神,积极推进日中友好关系,并表示在历史问题、台湾问题上,日本政府将遵循日中三个政治文件。但是,根据小泉首相在会谈后的表现,在参拜靖国神社、历史教科书和台湾问题上的表现,并没有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这是十分令人失望和遣憾的。
    
    我国今后对日本的友好合作的方针是长期不会改变的,并将坚持按胡锦涛主席提出的5点主张,正确处理好中日之间的分岐问题,也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寄希望于日本人民和日本朝野有识之士,要大力加强民间友好往来,以推进相互了解,扩大共同利益。为此,我们将坚决反对日军右翼势力挑起的种种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行动,揭露其阴谋实质。我们相信,经过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努力,并团结亚洲有关国家人民,就一定会遏制日本右翼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使中日两国和平共处,世世代代友好相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