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国有中小型企业的制度创新

作者:唐静敏


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为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指明了方向,也标志着国企改革已进入全面的制度创新阶段,即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关键时刻。本文主要结合我区国有中小企业的改制实践,就中小国企制度创新应着重解决的几个问题谈谈个人粗浅的认识。
首先,产权制度改革是企业制度创新的关键和基础。
产权制度是现代企业制度基础的基础,因此国有中小企业改制,必须从建立完善的产权制度入手。产权制度改革主要涉及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方面是要理顺国家与企业的产权关系,实现出资者所有权与企业法人财产权的分离,使企业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实体,从而改变企业内国家所有者缺位的状况,改变国家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企业吃国家大锅饭的状况,也便于从根本上改变企业受过多行政干预、政企不分、产权不明的状况。保证国企法人财产权的独立性、完整性、存续性。另一方面,在实现所有权与法人财产权相分离的基础上,必须采取各种有效方式,促使国有中小企业产权结构的多元化。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趋势来看,只有产权结构多元化,才能符合建立现代企业产权制度的要求,产权也才会真正得以清晰,国企才会有生命力。我区首批改制的国有中小企业在产权制度改革上取得了一定成效,在不否定资产的国家所有权的基础上基本实行了所有权与法人产权的分离,它们立足于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挖掘生产经营潜力,千方百计提高经济效益。普陀烟糖公司在改制后创业与生存意识明显增强,他们当即将地处黄金地段的仓库与门市部连片改造,开办食品超市,最大限度地发挥资产利用率,提高了经济效益。
由于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和国资经营公司尚在筹建之中,完善国有资产监管机制和经营责任制,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殖和国有资本结构优化,还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其次,有限责任制度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特征,公司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典型形式。
建立在企业法人产权制度基础上的国有中小企业,享有法人财产权,即对出资者出资形成的企业法人财产,享有占有、使用、处置和收益的权利,并以全部法人财产,对债务承担有限清偿责任。另外,国家也只以投入该企业的那部分资产承担有限责任,企业再也不能躺在安乐椅上吃国家的“皇粮”了,企业的命运与企业经营者、生产者的利益直接联系,势必强化企业的生存意识和风险意识,从而调动企业经营者、生产者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这样,企业才会有生机和活力。改制后的我区国有中小企业成为了具有有限责任特征的公司,成为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企业。这样的企业形式有利于建立国有企业的资产流动机制,促使国有资本和其他资本一样以追求最高效益为目的,随市场变化及时、灵活、迅速地调整投向,并能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主要是通过股份制吸收和组织更多的社会资本,从而提高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影响力和带动力。改制后的我区国有商业企业98年创利同比增长幅度较大。
再次,转换经营机制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必然要求。
企业转换经营机制的目的,是推动企业进入市场,通过市场机制的作用,促进企业增强活力,提高效益,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企业经营机制的转换,需要企业苦练“内功”,自身作出努力。一是要转换决策机制,一切从市场需求出发。二是要建立企业内部激励机制,并充分重视思想政治工作,重视精神因素的作用,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优势。三是要建立企业自我约束机制,使企业激励机制的运作受到约束机制的制约,企业内部分配与企业效益、劳动生产率增长相适应。
产权制度的改革,利益机制的驱动,风险机制的约束,资本流动机制的促动,加快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我区国有中小企业改制过程中本着公平、公开、公正原则,实行多种形式的经济承包责任制:一是抽资承包;二是资产抵押风险承包,采取投标形式,高标中的;三是层层落实经济责任制,收入与经济效益挂钩。东海酒厂对分厂、门市部实行独立核算,这种经营机制的转换,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员工的生产、经营积极性,他们新开发瓶装杨梅烧酒产品,当年投入6万元,产出效益就达10万元。整个企业的经济效益不断提高。98年度普陀百货公司压缩费用开支近100万元,比上年下降费用率近20%,等于一年纯盈利增长100万元。这些都是转换经营机制后所产生的效益。
最后,建立规范有效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是公司制的核心。
公司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典型形式,而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则是公司制的核心。《决定》作为党的正式文件,第一次明确肯定它是一种科学合理的企业领导体制和组织制度。构建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既要按照现代企业的一般要求,又要根据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充分考虑国企公司制改造的特点。第一,要以分权制衡为核心。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之间,要严格按照有关法规要求各司其职,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第二,要建立对经营者的激励约束机制:一方面,要通过年薪制、配股等形式来激励经营者为企业尽力尽责;另一方面,要强化对经营者的监督和约束,避免再出现经营者的“内部人控制”等问题,要加快经营者市场化的步伐。第三,要充分发挥党组织、工会的重要作用,按照双向进入的办法处理好“新三会”和“老三会”之间的关系,国有独资和国有控股公司的党委负责人,可以通过法定程序进入董事会、监事会,董事会与监事会都要有职工代表参加;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及工会中的党员负责人,可依照党章及有关规定进入党委会。充分发挥董事会对重大问题的统一决策、监事会有效监督的作用。
我区改制后的国有中小企业的班子结构更加优化,董事会成员由股民直接选举,充实了技术骨干、业务骨干和管理层的力量。企业管理经营者的能力和素质明显提高,并朝专家型、知识型、经营型和事业型发展,但部分改制企业还有在“穿新鞋走老路”、“用新瓶装旧酒”的现象,经营者民主意识淡薄、压制持不同意见者,企业监督约束机制缺乏刚性,监事会几乎形同虚设,有些股东又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导致个别董事会越权包揽一切,代替一切。
总之,国有中小企业制度创新在我区已经迈开了艰难而成功的一步,现代企业制度的框架已经基本建成,尽管其中尚有许多不足,诸如转制衔接欠妥,操作粗糙过急,职工的正当权益没有充分保护,思想政治工作没有跟上,股份过于分散,高素质的企业家缺乏,又没有真正民选经营者,有些企业核心力量形不成等等。但这些都是前进中的问题,也只有在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进程中得以解决,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按照《决定》规定的方针原则去推进国企改革,一定能够完成国有中小企业制度创新这一系统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