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爱国精神与舟山青年革命运动

作者:陈渭民 杨纪明


80年前的5月4日,爆发了一场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北洋军阀政府对内残酷压迫、对外妥协投降的爱国民主革命运动,史称为“五四”运动,成为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开端。
1919年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代表,迫于国内舆论和人民的压力,在会上提出取消外国在中国特权、收回德国在我国山东的权益,废除日本和袁世凯签订的“二十一”条等要求。但是,英、美、法、日等帝国主义不仅拒绝中国人民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正义要求,而且象对待战败国一样,决定把德国在我国山东的各种特权转让给日本,而北洋军阀政府竟然准备在这样的和约上签字。消息传到国内,举国愤怒。5月4日,北京13所学校的3000多名学生在天安门前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要求北洋政府“惩办国贼”、“拒绝和约签字”,受到北洋军阀政府的残酷镇压,从而一场以青年学生为先锋,工人阶级为主力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的展开,迫使北洋军阀政府答应要求,运动取得了重大胜利。自此,中国人民争取独立解放的斗争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五四”运动成为中国民主革命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转折点,成为新思想、新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机。先进青年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在“五四”精神的激励下,千百万青年走上了为民族独立,祖国解放的革命之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创立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崭新中国。
地处偏远海岛的舟山青年与大陆青年一样,在“五四”爱国精神的鼓舞下,积极投身于民族解放的伟大革命洪流之中。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的消息传到舟山,定海县立女子小学的全体师生在具有革新思想的沈毅校长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召开大会,报告“五四”运动情况,走出校门上街宣传,印制分发传单,动员社会各界声援“五四”运动。此后《新青年》、《新中国》、《新女性》等进步书刊逐步在青年师生中传阅起来,舟山青年开始接触并接受马克思主义和新思想、新文化。
1922年5月7日,定海公学、县立女小、县立高小、申义、慈云等学校师生千余人聚集定海中学新落成的大礼堂召开纪念“五四”运动三周年大会,各校代表踊跃上台发表题为“五四动机及价值”、“五四荣辱观”、“五四之我见”、“五四和学生”的演讲。会后,师生们举行环城游行,每人手拿写有“文化运动”、“思想革命”彩纸小旗,并高呼口号,向群众宣传“五四运动”的精神。5月11日定海公学、县立高小、县立女小、增德国民学校等校师生联合召开“五九”国耻日(1915年5月9日袁世凯政府承认日本提出的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纪念大会,呼吁全民不忘国耻,奋发自强。
1925年5月9日,定海各学校师生继续以各种形式纪念“国耻日”,定海中学校友会印刷散发“国耻日谨告同胞”书,以“大大中国,小小日本,小的欺大,你甘心么?”振聋发聩式的问话,号召民众永远不买日本货;希望国人多办工厂,多制造国货,多开商店,提倡国货,以实际行动振兴国家。6月4日,上海发生日本纱厂资本家枪杀工人顾正红,英帝国主义军警拘捕、枪杀声援学生、群众的“五卅”惨案,和上海全市举行总罢工、总罢课、总罢市的消息传到舟山,定海县立女小首先召开全体师生声援上海“五卅”运动大会,并决议:(1)致电上海学生会表示声援。(2)全体师生分成四个组外出演讲唤起民众。(3)举行游行,提出“打倒帝国主义”、“经济绝交”、“援助罢工工人”等口号。(4)募捐接济。5日,定海各中小学联合开会,决定采取休课、上街游行、演讲演出、散发传单唤起民众;召集本埠各机关团体成立声援筹备委员会联合行动;组织募捐团在校内外广泛征募等声援行动。在青年师生的带头和宣传鼓动下,舟山各界纷纷行动起来,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店职工罢市;县商会邀请各商号及机关共同协议抑制英、日货及与之经济绝交办法;沈家门商会致函定海旅沪同乡会。轰轰烈烈的声援“五卅”运动遍及舟山城乡,历时一个月,向上海工人支援募捐款二千余元,极大地激发了海岛人民的爱国热情。
1926年12月,中国共产党定海独立支部成立,金维映、经如华等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爱国青年成为舟山第一批共产党员。她们在党的领导下,带领爱国青年,深入学校、工厂、渔农盐村,发动群众,开展声势浩大的工人、盐民、妇女运动。
1926年冬至1927年春,顾我、金维映、王士宏、马荷仙等党员、青年赴岱山、衢山盐区领导盐民运动,提出:“组织起来,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提高盐价”等口号,组织盐民先后成立了茶前山、摇星浦、剪刀头、青黑山等村盐民基层协会。1927年3月15日,岱山盐民万余人汇集岱东乡东岳宫召开盐民协会成立大会,由共产党员顾我主持会议,宣告岱山盐民协会成立。会后,各分会以会旗为前导上街游行,向盐场公署和盐警支局提出提高盐价、保护盐民财产的要求,当局迫于组织起来的盐民的强大威力,答应了盐民协会提出的要求。3月27日,衢山盐民在顾我、金维映的领导下也汇集桂花乡东岳宫召开大会,宣告衢山盐民协会成立,群情激愤的盐民还把平时欺压盐民的西长沙村盐霸毛椒卿捉到会场公斗并当场打死。岱山、衢山盐民协会成立后,一方面发动广大盐民开展斗盐霸、打土豪、吃大户斗争;另一方组织年轻力壮的青年成立盐民纠察队,保护盐民利益,维护地方秩序。
盐民协会成为盐区的权力机构,盐民成了盐区的主人。
与此同时,金维映、姜彬生、王直三等党员青年组织发动定海城关和沈家门的各业工人群众,先后成立药业、南货业、茶食业、木业、咸货业等10多个行业的基层工会,3月17日下午各业2000多工人集中在定海公园召开定海总工会成立大会。总工会成立之后,于3月下旬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游行和罢工罢市,要求资本家提高工资,改善工人生活,保障工人就业,并成立工人纠察队,把辱骂工会的资本家和设“娼、赌、鸦片”黑店的警佐游街示众,迫使他们具结悔过。斗争取得重大胜利。
妇女运动以县立女小为基地发动组织各界妇女150余人参加妇女协进会,宣传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妇女识字受教育,反对童养媳,反对“三从四德”,受到中共宁波地委的表扬。
这一时期中共定海独支领导下的以青年为骨干的工人、盐民和妇女运动积极配合当时的北阀战争,极大地动摇了舟山的封建统治基础。在北阀军到来之前,北洋军阀政府设在定海县的知事、警备队管带及其追随者就逃离舟山。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全国笼罩着白色恐怖之中。舟山的中共党组织也遭到严重破坏,党员和革命青年有的被捕牺牲,但幸存者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革命斗争。他(她)们有的赴外地参加反抗国民党的武装斗争,有的在舟山隐蔽起来,继续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各种形式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其中有1928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山东济南“五·三”惨案的学生运动;1930年农历正月,六横农民反对国民党六横区分部推行“土地陈极”增加苛捐杂税的万人大暴动;1936年7月岱山渔、盐民反对“称放局”实行“渔盐变色”封建压榨的大规模暴动。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出兵侵略我国东北三省的“九一八”事变和1932年侵犯上海的“一·二八”事件后,定海各中小学师生以上街演讲、歌唱、演剧等活动唤起民众,募捐声援东北、上海等地抗日军民,号召人民抵制日货,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运动中逐步形成一支以青年师生为骨干的抗日救亡队伍。
1937年“七·七”芦沟事变以后,爱国青年师生立即自发组成抗日宣传队,运用书写战报、唱抗日歌曲、演剧、漫画等形式传播战事消息,揭露日军罪行,宣传抗日救国。在他们的宣传鼓动下,社会各界纷纷捐钱捐物支援前方抗日将士。同时,青年们还把各自的书籍集中起来,创办“小小图书馆”,在沈家门、岱山东沙、定海白泉等地设立分馆和流动书箱,最盛时期藏书达4000余册,其中有《列宁全集》、《鲁迅全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著作,拥读者数千人。“小小图书馆”还开办民众夜校,印发刊物进行抗日宣传。1938年10月中共定海县工委成立后,爱国青年抗日宣传队和“小小图书馆”在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成员达100多人。其中有李志祥、杨志诚、杨志行、李隆华、李、钱铭岐、王家恒、俞泽芳、陈达夫等10余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胡时杰、江厥城、丁公量、乐时暄、乐亚成、王学惠等10余人先后去皖南或苏南参加新四军,其余的大多数在1939年6月定海沦陷后,跟随县工委转入敌后抗战,成为开辟定海东区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和岱山敌后抗战的骨干,杨静娟、翁世俊等烈士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大举进攻我中原解放区,悍然发动全面内战。为了打败由美帝国主义支持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舟山广大青年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积极开展“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的革命斗争,踊跃参加我党领导的“东海游击总队”、“舟山支队”和隐蔽武装“保二”中队。开辟蒋管区的人民解放游击斗争。一批青年知识分子奔赴浙东游击根据地。他们中有不少为新中国的诞生而壮烈牺牲。
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舟山广大青年继续发扬“五四”爱国精神,在党和政府正确领导下,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进程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英雄模范人物,如海岛青年女教师乐水君、赖宁式的英雄少年钟盛芬、爱民模范陈从军,人民的好民警夏骑兵等等。
“五四”运动虽然已过去了整整81年,但“五四”所倡导的爱国精神教育了一代又一代舟山青年,不同时代的舟山青年都在“五四”爱国精神的感召下,投身于国家、民族独立自强的伟大事业之中,成为时代的先锋。在即将到来的新世纪中,“五四”爱国精神必将继续激励舟山广大青年为国家的振兴,家乡的繁荣,人民的幸福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