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舟山港,进击在夺冠路上

来源:浙江日报2020年12月22日   作者:陈佳莹


“全球第一大港”宁波舟山港拥有得天独厚的港口条件,倘若叠加新加坡港和上海港的航运服务和综合环境优势,将会带来怎样的蝶变?

在11月底召开的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推进大会上,宁波舟山港领到了一个“特别任务”——对标新加坡港、上海港。一条世界冠军的进击之路已经开启。

突破成长的“天花板”

诚然,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已连续11年位居全球港口第一。可若论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宁波舟山港就下降到了全球第三,排在前面的正是要对标的上海港、新加坡港。

再看一个权威指数。2020年度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显示,宁波舟山综合排名第11,要对标的新加坡排名第1,上海排名第3。在这项排名中,新加坡已连续7年夺冠,上海靠着在航运硬件和软件建设上持续发力,供应链节点功能与高端航运服务功能加速融合,综合排名首次位列前三甲。

宁波舟山港短板何在?从港口条件、航运服务和综合环境3个一级指标的排名就能看出端倪。

论港口条件,宁波舟山港深水良港的底子可以称得上是“天选之子”。尤其在干散货吞吐量和港口吃水深度两项,均排名第一,10万吨级以上大型深水泊位达50个,超过上海港。

“在航运服务这一指标排名中,宁波舟山仅居第16名,短板主要在航运经纪服务、海事法律服务和航运金融服务等领域,在国际化、专业化程度上与新加坡和上海的差距较大。”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分析,宁波舟山航运龙头企业少,拥有国际影响力的航运服务功能性机构较少,通过波罗的海交易所注册的航运经纪、航运咨询、海事仲裁等国际化机构几乎处于空白。

在综合环境排名中,宁波舟山处于第27名,差距更为明显。

“以上海为例,无论是全国第一个综合保税区还是自贸试验区均落地上海,从先发优势和政策支持角度来看,我们与上海都存在不小的差距。”秦诗立分析,目前,宁波舟山在免征营业税、减免个人所得税等税收扶持政策上的吸引力仍显不足,航运金融环境仍不够完善,无论是从银行业对航运业贷款额,还是航运保险机构保费总额等视角看,均与上海和新加坡有较大差距。 

“宁波舟山港的集疏运体系结构也有待完善。”省商务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除江海联运外,宁波舟山港的集疏运以公路运输为主,对城市发展和生态环境带来一定的压力。海河、海铁联运起步较晚、占比较低,杭甬运河通而不畅,铁路支线能力也显不足。

追赶路线图怎么画

宁波舟山港对标新加坡港和上海港不是一个新话题。早在2017年浙江自贸试验区挂牌之时,浙江就提出全面对标新加坡。

从何处下手?浙江选择了以保税燃料油供应为突破口,在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国际海事服务基地。这不仅因为宁波舟山港本身的区位优势和油品领域的产业基础,更因为这一小切口背后有着庞大的国际市场。业内人士表示,平均每1美元的燃料油加注费用背后,就有至少15美元的综合海事服务产值。

当时,舟山年保税燃料油供应量仅100万吨,而新加坡则早已超过4000万吨。宁波舟山港每年有2万多艘外轮进出,而这些外轮却习惯去新加坡、日本等港口进行加油补给,巨大货流量并没有带来高端要素的聚集。

2017年底,省委、省政府曾派出专题调研组前往新加坡调研,浙江自贸试验区也积极组织前往新加坡举办油品全产业链投资贸易专题培训班。

“自贸试验区是制度创新高地,在制度创新上新加坡确实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省商务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举例道,在企业资质许可方面,新加坡对从事油品进出口贸易的公司没有注册限制,只要提出注册申请,且符合新加坡企业注册要求即可。

追赶的步伐不可谓不快。3年前,浙江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明确将区内国际航行船舶保税加油许可权下放到舟山市政府,这一放就放出了这一业态年均57%的增速,去年浙江自贸试验区完成燃料油加注超过410万吨,成为世界第八大船用燃料油加注港。

据了解,外轮选择去何处补给无非看重三点:油品质量、加注价格、服务效率。今年初,浙江自贸试验区完成向中央争取的船用燃料油出口退税全国首票业务,退税款191万元,而仅一项混兑燃料油政策就能让油价每吨下降数美元,诸如此类的新政大幅缩小了与新加坡之间的油价差。今年以来,舟山绿色石化基地炼化一体化项目产能的加快释放,也让人们更加期待一个媲美新加坡裕廊岛的宁波—舟山万亿级石化产业集群。

近水楼台先得月,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大背景下,记者发现,对标上海港,宁波舟山港正更多地通过合作的方式进行。

去年,两个世界大港携手共同推进小洋山港区综合开发。今年1月,上港集团正式成为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3月,上海期货交易所下属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战略入股浙江国际油气交易中心,共同推动实现油气交易期现一体化、构建多层次大宗商品交易市场。

“金融领域是上海最重要的长板之一,宁波舟山港应更多地借助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服务、国际平台服务、跨境人民币服务等诸多优势,在跨境人民币结算、跨境收支便利化试点、大宗商品仓单质押融资等领域加快对接。”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

目前,宁波舟山港和位于全球前列的多家国际航运巨头已展开合作,未来深化合作的空间仍很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