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港口如何实现一盘棋发展?

来源: 中国海洋报2019年6月18日   作者: 赵婧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是我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体系的重要内容。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演讲时提到,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长三角港口一体化成为区域一体化的热点话题。

深化一体化成期待

早在2006年,长三角港口群就在《全国沿海港口布局规划》中被列为我国五大沿海港口群之一。长三角港口群拥有上海港、宁波舟山港两大深水良港,且均位于长江出海口。各港口分布密集、吞吐量大,肩负着服务 “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重要任务。2018年,长三角群16个港口货物吞吐量共完成43.63亿吨,占全国港口货物吞吐量的32.69%。

推进长三角港口一体化,有利于促进港口提质增效升级、化解过剩产能、优化资源配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浙江团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分公司总经理吕亮功提交了《关于研究编制长三角地区港口布局规划的建议》。吕亮功表示,长三角地区港口在合作不断加强的同时,竞争也愈加激烈,离长三角区域协同发展、一体化发展要求仍有差距。在新形势下,研究编制长三角地区港口布局规划对于加快推进长三角世界级港口群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上海海事大学交通运输学院讲师章强表示,过去高速发展的港口产业和令人瞩目的港口业绩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长三角港口群在协同发展方面的诸多问题,而在当前我国港口产业亟待转型升级,区域港口资源急需优化配置的情况下,解决长三角港口群协同发展过程中的相关问题成为当务之急。其中,治理碎片化就是港口群管理制度层面上的一大问题。

章强表示,所谓的港口群治理的碎片化,是指港口群内的各港口彼此间缺乏统一规划,割据互斥式发展,甚至出现恶性竞争和发展不均衡等现象。

上海社科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湛也曾对媒体表示,长三角港口的联动协作不仅对提高港口效率、完善港口功能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对于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建立国内外资源配置中心的功能也是非常重要的。

省内外合作有基础

其实,长三角港口在协同合作发展方面已有一定基础。

作为我国港口一体化改革的先行者,2015年8月,浙江省成立省级海洋港口资源开发建设投融资主平台——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宁波舟山港实质性一体化、浙江省“五港合一”、浙江省“一体两翼多联”港口布局逐步实现。

两年后,江苏省紧随其后,成立江苏省港口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实施江苏沿江沿海港口、岸线及相关资源一体化整合的重要平台。

上海港则通过对长江沿线港口进行长期股权投资,构建起服务于长江流域经济发展的物流体系。

跨省级行政区域合作方面,浙江、上海正以股权合作的方式,共同推进小洋山港区的综合开发。2017年,上港集团与江苏省港口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研究促进江苏集装箱港口业务整合,促进江苏港口、上海港协同发展。2018年7月,江苏港口集团与浙江省海港集团达成了相互参股意向。12月6日,安徽省港航集团公司在成立之日,就分别与上海组合港管委会办公室、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公司、上港集团、浙江省海港集团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刚刚过去的2018年,苏浙沪皖都在不断加强港口联动协作。

2018年12月中旬,交通运输部、上海市人民政府、江苏省人民政府、浙江省人民政府、安徽省人民政府联合印发了《关于协同推进长三角港航一体化发展六大行动方案》,明确了区域港口一体化等六大行动。

差异化定位促统筹

章强表示,长三角港口群缺乏统一详细的整体性规划,各港口定位存在一定程度的功能重叠;港口群内主要港口为争夺腹地货源,彼此间竞争激烈;港口群内各港口发展目前呈现明显的不均衡特征,港口资源的开发利用程度也不平衡。需要编制长三角区域港口群整体性发展规划,健全完善港口行政管理部门间的协调合作机制,探索长三角地区跨省域范围的港口企业整合。

吕亮功认为,研究编制长三角地区港口布局规划,既是提升我国物流价值链国际竞争力的必然要求,也是引领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重要抓手。实现长三角港航一体化发展,必须形成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紧密联动的功能布局及其产业链体系。具体而言,从港口布局与功能布局看,上海港应充分发挥长江口的地理区位优势,重点发展集装箱业务;宁波舟山港应充分发挥深水良港优势,发展涵盖大宗散货和集装箱的港口全要素功能;江苏省港口应充分发挥长江航道优势,大力发展近洋运输,成为长江中上游与上海港、宁波舟山港出海口的中转枢纽节点。

为此,吕亮功建议,从国家层面,应建立长三角港口群统筹协调机制。“建议由中央层面设立相应的长三角港口集群管理机构,出台长三角港口群发展协调机制,打破行政壁垒。统筹规划区域港口和临港产业布局,促进港航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和共同发展,形成共建合力和合作共赢。”

如今长三角几大港口的功能定位越来越明确。如上海港的功能定位是国际航运中心,集装箱吞吐量位列全球第一。在聚焦集装箱业务的同时,把部分不适合上海港发展需要的业务往周边港口转移,如煤炭、矿石、木材等。宁波舟山港的竞争力在于大宗散货和大型油码头、煤码头以及铁矿石码头等专业性码头。如今,宁波舟山港依托位于舟山的浙江自贸区发展油品全产业链,积极打造东北亚铁矿石分拨中心、国际油品储运基地,同时发展大宗商品现货交易。苏州港则被定位为江海联运的大型干线港口。安徽本身并无海港,在正式将安徽纳入长三角区域之后,其在腹地资源方面给了其他长三角港口很大的支撑。

有关专家表示,长三角的港口码头各有所长,通过有序竞争、相关政策的溢出效应,可以带动各方面的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