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油”的浙江自贸区探索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5月24日   作者:杨益波



向东是大海。

站在舟山群岛的中化兴中石油转运码头上,耳边传来阵阵汽笛声,一艘艘保税燃料油供油船从这里出发,驶向外锚地加油,留给海面的是翻滚的波浪。

这个场景在浙江自贸区每天都能看到,这里是国内第一大加油港,去年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占到全国总量的30%以上,结算量占全国的50%以上。

其实,浙江自贸区所在的舟山群岛本身并无“油”,但利用舟山群岛是我国重要的石油中转储运基地,宁波舟山港是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大港,承担着长江经济带90%以上的油品中转量等资源优势,做起了“油”文章。在推进以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方面,不断进行大胆探索实践。

从“不产一滴油”到国内第一大加油港

两年前的4月1日,我国唯一一个由陆域和海洋锚地组成的自贸区——浙江自贸区,在舟山群岛应运而生。

作为首个以推进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自贸区,浙江自贸区相比国内其他自贸区,在产业上更加聚焦,以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是建设重点,也是最大的特色和亮点。

2017年6月,浙江自贸区迈出关键性的一步,率先制定出台《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国际航行船舶保税油经营管理暂行办法》和供应业务操作规范,填补了国内保税燃料油行业的制度空白,打破多年来只有少数企业经营国际船舶保税油的现状,允许更多不同性质企业进入保税燃料油供应市场。

浙江自贸区油品市场,从此真正“活”了起来。

以保税燃料油为突破口,浙江自贸区将标杆投向新加坡。

有个不争的事实是,每年进出舟山海域的万吨级以上国际船舶超2万艘,但这些船舶加油大多数“舍近求远”去新加坡完成,因为那里油价便宜且通关便捷。

舟山群岛乃至整个浙江“不产一滴油”,浙江自贸区要做大做强保税燃料油这块“蛋糕”,既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层层推进。

与浙江自贸区同日挂牌运营的“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交易中心”,打通燃供企业之间、平台与交易商之间、交易商与服务商之间的信息孤岛,加快集聚国内外保税燃料油及天然气的供应商和贸易商。

在舟山一油库码头,一艘供油船装载着5000吨保税燃料油,缓缓驶向上海洋山港,为停泊在那里的外轮供油。与以往不同的是,加油完毕后,供油船并没有立即返回,而是继续停在原地,等待为下一艘国际航行船舶供油。

“按照之前规定,一艘供油船在一个作业航次内,只能给一艘国际航行船舶加油。”舟山海关加贸管理科科长张晓莉说,海关出台支持浙江自贸区建设15条举措中,5项直接与保税燃料油贸易有关,除上述的“一船多供”,还有“一库多供”“跨地区直供”“港外锚地供油”“先供后报”等。

有原油就离不开期货。去年9月,全国首单原油期货交割业务在中石化舟山分公司册子岛油库落地。今年3月,全国首单4.8万吨保税380CST燃料油期货交割业务在中化兴中岙山石油基地顺利完成,初步确立舟山作为上海期货交易所原油、燃料油期货重要交割地的行业地位。

长长的海岸线上,浙江自贸区正焕发出无限活力:2018年,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达到359万吨,同比2017年增长一倍,占全国总量30%以上,结算量达566万吨,占全国50%以上,超过上海跃升为国内第一大加油港,并跻身全球十大加油港之列。

34项制度全国首创

浙江自贸区“油”产业的异军突起,自然离不开创新政策的保驾护航。

在浙江自贸区综合服务中心商事登记窗口,安徽客商李先生从取号、递交材料,到拿到营业执照,整个流程仅用了25分钟,“这速度,太快了。”李先生连连称赞。

“以前注册企业不仅需要厚厚的纸质材料,而且需要跑多个部门、在多个窗口排队。现在,企业只需在网上系统上提交材料,通过后台多个部门并联审批后,到自助服务终端机打印相关证照即可。”窗口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浙江自贸区进口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落地,从正式启动,到企业拿到首张备案凭证,耗时仅两个月,落地速度比上海自贸区快了近4个月。

从2018年2月起,浙江自贸区在全省率先推出“证照分离”改革,向社会公开了涉及改革的98项许可事项。如今,这项改革已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自贸区是试验田,不是自留地,不是优惠政策的洼地,浙江自贸区自挂牌之初,就明确制度创新是专攻方向、首位目标。在投资贸易、通关监管、政府管理、法治保障等领域,推出了一系列创新制度。

常态化企业开办实现1日办结;外资企业设立实现即时即办,外资备案全面实行网上通办;在省内率先实施工程建设项目全流程全覆盖审批制度改革,审批提速5倍。

创新应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标准版运输工具(船舶)“一单四报”,船舶进出境申报数据项减少66.7%;率先开展国际航行船舶进出境通关无纸化和口岸港航通关服务一体化“4 1”功能,船舶通关时间从16小时缩减到2小时。

发布全国首张系统性自贸区权责清单,制定实施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外商投资、内资融资租赁、大宗商品交易、公共信用信息平台等10余项事中事后监管制度。

推进金融领域创新,在全部自贸区中率先取消企业银行账户开户许可;33条金融政策加快落地实施,人民币资金池业务、NRA账户不落地结汇、外汇支持船用燃料油特色产业等业务积极开展。

审议通过并正式实施《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成为第三批自贸区第一部地方性法规。

截至目前,《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中的89项试点任务100%启动实施,有效实施率达到90%以上。探索形成83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全国首创34项,6项被国务院复制推广,走在第三批自贸区前列,累计新增注册企业12501家,其中油品企业3198家,成为全国油品企业最集聚的地区。

打造东北亚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

根据浙江自贸区制定的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要在油气领域形成较高的国际影响力,而对标新加坡,打造东北亚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就是其中一个目标。

底气何来?

2018年7月,浙江自贸区迎来了一个重要节点,率先全国突破保税燃料油混兑调和政策。这是继保税油经营许可权由国务院下放至舟山市人民政府后的又一项重大政策突破。它的意义在于,不但大大提升舟山保税燃料油业务的竞争力,而且为未来实现大宗商品混兑的简单加工贸易模式创新,打下了良好基础。

燃料油混兑调和是指油品调和生产企业根据市场需要及产品标准,将不同组份原料油按照测算比例,在油罐中进行搅拌生产。在大型炼厂中普遍应用于中间产品混兑调和生产最终产品,如调和出符合标准的汽油、燃料油等,是一种非常成熟的加工方式。

但在我国,由于受到多方面政策因素制约,一直无法实现油品保税调和,许多船供油企业只能从新加坡等地外购经过调和的保税燃料油成品,导致我国保税燃料油成本长期过高,制约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目前,位列全球保税燃料油加注量第一的新加坡,就是依托油品可以混兑调和等优势,成为东北亚主要的保税燃料油加注中心,年加注量超过5000万吨,而我国仅为其五分之一。

加快打造国际海事服务基地,启动建设国际油品储运基地,快速推进绿色石化基地建设;全面突破不同税号船用燃料油混兑调和;打通企业申请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格“申请通道”,实现民营资本和外资,进入国内油品行业“零”的突破。

一系列相关政策的探索和突破,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保税燃料油供应量疾速上升。今年前两个月,浙江自贸区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量同比增长10.2%,稳居国内第一。

今年2月,浙江自贸区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顺利完成7000吨不同税号油品混兑调和业务。根据测算,相对于直接从国外进口成品,混兑后的船用燃料油每吨可降低成本6.5美元,使浙江自贸区保税燃料油加注价格更加接近新加坡价格,在东北亚乃至整个亚太区域竞争优势日趋明显。

与此同时,自2020年起强制推行的全球船用燃料油硫含量低于0.5%标准,也为浙江自贸区在保税船用燃料油市场的崛起,提供了契机。

目前,浙江自贸区正加快实施低硫船用燃料油供应三年行动计划,争取国家政策支持,依托本地低硫燃料油生产项目,力争在2019年形成200万吨低硫船用燃料油生产能力,再通过优化结算方式、完善制度规范、强化技术支撑及配套保障,积极抢占全球低硫燃料油供应市场。

成为东北亚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浙江自贸区并不遥远。

记者手记

自贸区:为浙江打开一扇“窗”

把坐标定格在浙江东北部的舟山群岛上,向前看,浩瀚的大海上,载满货物的巨轮川流不息。向后望,蓝天下,林立的高楼勾勒出城市美丽天际线。脚下的这片热土,就是我国独具地域和产业特色的自贸区——浙江自贸区。

建设以油气全产业链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为核心的自贸区,提升我国在油气领域的国际制度性话语权,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浙江的重大任务,它给浙江未来的改革开放带来重大机遇,尤其是在制度创新、实践创新方面,带来先行先试的机会。为近年来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大、改革进入深水区的经济大省浙江,拓展新的发展空间,打开了一扇“窗”。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的指示,浙江自贸区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牵引,撬动油气领域多项改革,加快打造国际化营商环境。如今,浙江自贸区已成为国内油品企业聚集度最高的地区,液化天然气虽然刚刚起步,但同样做得风生水起。

浙江自贸区的战略定位是建设成为中国东部地区重要海上开放门户示范区、国际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先导区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资源配置基地,这本身就是一个大平台。有了这个平台,也就有了更多先行先试的机会。

比如,首次承接“保税油经营许可”“保税燃料油混兑调和”等国家事权下放,这在我国油品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彻底打破了多年来只有少数企业经营国际船舶保税油的现状,落地了一批标志性项目,吸引了更多大宗商品的投资商、贸易商,包括第三方的服务业,集聚浙江、集聚舟山。

挂牌两年来,国家部委和省级部门出台支持浙江自贸区建设各类政府文件31项,共340条具体措施,极大推动了自贸区的改革创新。

在加大国际化进程的同时,“不产一滴油”的浙江,从此在能源领域占得重要一席,也让浙江自贸区弯道超车,成为“东北亚船用燃料油供应中心”的目标不再是梦想。

自贸区还是浙江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途径。油气全产业链,不仅反映在油气供应、交易贸易上,更需打通储存、中转、生产、加工等各个环节。通过国际油品储运基地、石化基地建设加速、国际海事服务基地建设等相关重大项目的推进,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深入合作和互联互通,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这也是浙江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的一个着力点。

浙江自贸区在提升我国资源配置全球竞争力中,探索出来的新途径、新经验,还可以服务于国家战略。在“走出去”过程中,在服务“一带一路”以及长江经济带战略中,打上更多“浙江元素”“浙江样板”“浙江智慧”的烙印。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新区、自贸区,再到未来的自贸港先行区,以更深层次的改革,拥抱更美好的明天,浙江自贸区一直在路上,其将助力浙江把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推动浙江经济再上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