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打造“海上枫桥”升级版

来源:人民日报2018年1月3日   作者:方敏 徐博龙


眼下,正值冬汛捕捞旺季。浙江舟山最大的渔港——普陀区沈家门渔港,百余艘大小渔船鸣笛进出,秩序井然。码头上,渔民们正忙着卸鱼货、补给养,忙碌却不杂乱。

“早几年的这个时候,各地的几千艘渔船在渔场作业,争抢捕捞桁地、网具损毁、船舶碰撞等纠纷可没少见,近几年明显少了。”码头的一边,忙着往船上补充给养的浙普渔64110“船老大”周日戴感叹。

下海捕了20多年鱼的周日戴是沈家门街道带头“船老大”,也是普陀区海事渔事义务调解员,他有个特别头衔——“海上老娘舅”。

50多年前,浙江诸暨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出“依靠和发动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的“枫桥经验”。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如今,浙江舟山创造性地将“枫桥经验”嫁接到海上,闯出了一条极具海岛特色的“海上枫桥”之路。

形成海、陆、空立体快速处警网络

喊话、打缆、靠泊等一系列常规动作完成后,海警李继跟战友登上了一艘渔船,开始对船员逐个进行身份对照,并仔细检查船上的渔网是否合规。

李继是浙江海警第二支队二大队民警,平时打交道的多是渔民。渔民发生纠纷,他负责调解;渔民违规作业,他前往制止;渔民上法院,他提供咨询。

近年来,由于“船多鱼少”的矛盾日益突出,每到冬汛捕捞旺季,浙北渔场集聚了来自各地的渔船3600余艘,不时发生因争夺捕捞区域、渔船碰撞等引发的治安事件。

2017年9月30日,一件跨地区群体性渔事纠纷事件就发生了。“一得到消息,我们就与公安、海事、渔业等涉海执法单位组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第一时间赶赴事发海区,劝阻渔民保持理智。经过一昼夜的努力,双方同意回港后协商解决渔事纠纷。”海警二支队二大队负责人胡海建回忆。

这起渔事纠纷事件的成功化解,得益于当地首创的“3 4”海上治安管理机制。普陀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李朝晖说,过去,海上执法各自为政,影响了执法合力的形成。为此,当地建立了海上“一警一员一艇、联席、联勤、联调、联同”的“3 4”治安管控工作机制,以区海洋与渔业局为龙头,以公安、海警、边防、港航、海事等涉海执法部门为主力,组成海上联合执法船队,加强重点港岙口、航道锚泊点、纠纷多发海域、治安乱点部位等的巡查,形成了海、陆、空一体化的立体快速处警网络。

沈家门渔港共有大小码头27座,长期停泊有各类船只2000余艘。一到休渔季,进港停泊渔船近万艘,因停泊问题引发的矛盾纠纷频发。2014年,普陀区探索实施“海上停车场”式船舶管理模式,边防、海事、渔政、港航等职能部门联动,借鉴陆上划车位的管理模式,在渔港里划分区域,对船舶停靠方向调整。模式实施以来,沈家门港区因抢船位引发的矛盾纠纷同比下降达70%。

实现海上安全“智能化”

冬至前后,正是东海带鱼最肥美的季节。舟山市普陀区海洋与渔业信息指挥中心一派忙碌景象,窗外的沈家门渔港,渔船往来穿梭,马达声声。

舟山市普陀区海洋与渔业局渔政渔监站站长陈岷站在指挥中心大屏系统前,注视着各码头、港区、水产养殖区域的实时监控视频。

正值冬汛捕捞生产繁忙季节,又是大风、寒潮等恶劣天气多发期,在远离陆地的渔场上捕捞的渔船是否顺利?陈岷掏出手机,通过“海上互联网”系统,与80海里外一艘渔船的船老大进行微信通话,并让对方发来一段海上实时视频。看到渔场上一切如常,悬在陈岷心上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

“目前海上互联网能覆盖200海里内的范围,通过微信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实现海上纠纷不‘登陆’。”陈岷说。

浙普锚供10号船船老大邱金章是一名渔船网格员,手上配备了一台“海上网格平安通”, 平时遇到港区航道被违规停泊渔船占用等问题,他就拿出“网格通”联系沈家门街道安丰渔民服务中心,“用不了多久,问题就能解决。”邱金章说。

普陀将全区渔船划分254个海上网格,落实286名网格员,配备32台“海上网格平安通”,采集报送30海里以内各类信息。而30海里以外无信号区域,由网格员依托卫星电话,将信息实时上报渔业站、服务站网格员进行采集报送。

据沈家门街道安丰渔民服务中心主任袁国光介绍,他们可以根据“网格通”反映上来的信息,及时将问题提交到相关部门,使各类海上问题第一时间得到发现和处理。

岱山县高亭镇共有渔船408艘。高亭镇以村级为单位,建立了渔老大微信群、渔嫂微信群等多个微信平台,每个微信平台里都有社区村渔业专职安全管理员,不时地将与渔民相关的安全生产、渔业政策、各类指令等信息上传到微信。

针对海岛实际,在六横、衢山等海岛,公安部门建起了集信息采集、人车管控、社会治理于一体的全时空治安防控网。不久前,在六横打工的一名外地小伙无故被3个人打伤,警方根据智慧岛可视化系统,迅速锁定一名嫌疑人,并顺藤摸瓜将其余两人抓获。

构建共建共治共享海上社会治理体系

天蒙蒙亮,岱山县衢山镇船老大颜永武就驾驶着浙岱渔03234出海了。临近元旦,他希望这一趟能有个好收成。岱衢洋曾是东海大黄鱼的故乡,在颜永武的记忆里,一到生产旺季,江浙闽沪渔船云集,大黄鱼捕捞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95%。

由于过度捕捞,现在大黄鱼濒临绝种。休渔减船、养护海洋渔业资源,成为当地政府和渔民的共识。

浙岱渔03234号船的驾驶室外的正上方,贴着红彤彤的“瀛洲红帆”标志,老远看去,格外醒目。衢山镇共有渔业村社22个,有各类渔船842艘。像他这样的命名“瀛洲红帆”的渔船,目前共有20艘。

“多了一个标志,就多了一份责任。在环境保护、矛盾调处、抢险救灾等方面,就得做在前头。”颜永武说:“我们将象征党建的‘红帆’标志搬到船上,就是为了在处理矛盾纠纷、文明守法、抢险救灾等方面发挥带头作用,铸就坚强的海上堡垒。”争创“瀛洲红帆”,有一定的准入条件:渔船船长或船东为党员,所有渔业证书齐备且有效,近三年内未发生渔业安全事故,积极配合安全检查、面对面安全教育及渔船点验工作等。一旦申请成功,船只能享受部分渔业管理信任授权、政府渔业“科技兴安”设备优先保障、最低利率的银行贷款申请等权利。

嵊泗县从各乡镇党员代表、人大代表、在职或离退休干部、渔民船老大中选聘29名“渔业前线观察员”,经常深入渔村、渔户进行调查,倾听群众呼声,及时反馈情况。

定海区组建“1 2 N”模式(即1名民警 2名社区干部 若干治安积极分子)的海上群防群治队伍,加强港区码头的治安巡逻,并挑选部分有威望、经过培训的船员作为远洋作业渔船的治安协管员。

2016年,舟山群众治安安全感满意率为97.73%,位居浙江省设区市第一。2017年1月至11月,全市刑事案件发案率同比下降35.8%。

“打造‘海上枫桥’升级版,就要依靠群众,鼓励渔区群众、社会组织参与平安海区建设,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海上社会治理体系。”舟山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委副主任夏凯慧说。